半绯江山

研究生备考中,无事勿扰




龙族骨科洁癖,婉拒其他任何bl向cp,bg吃路零/路绘+楚夏

aph波中心已退圈,天雷立白以及是某cp薛定谔的黑

省拟城拟,长三角主江苏中心,混邪杂食,不吃帝魔、苏杭和宁杭




关键词已屏,吃拆逆不介意。底线是拆逆抢梗、拉踩和ky,遇上了直接问候全家
会在lof定期整理梦境和平时的摸鱼小段子,其余有脑洞和坑也随机扔上来部分
头像@和度渡河

我试试看lof能不能传上来……
立波车【没有开完emmmmmm】,纯情小处男立x外纯内污装傻波的初夜,国设,背景卢布林联合两人结婚

波单人

“是的,世人都崇拜英雄,觉得他们勇敢顽强——但那是你们的事。我可不希望我的国民有成为英雄的机会。”

“为什么?”

“为什么要成为英雄呢?”菲利克斯说,似乎在反问我,但很快,他自己又给出了答案,“每一个人,成为英雄都一定是有迫不得已的理由的。有的是因为自身,有的是因为信仰,有的是因为国家——为了我们。”

他的声音一反往常,如咏叹调般低沉而悲怆,我心中不禁倏然。我抬起头看他,他低垂着头,密密的金发掩盖了他的侧脸,看不清楚他此时此刻是什么神情。

“可是、可是英雄也有自愿去当的人呀!”我试图与他争辩,“难道没有自告奋勇去帮助别人的善心人存在么?”

“那也是因为受助的人遭遇了困境。”他说着低低...

段子(立单人,1989波罗的海人链)

 托里斯握紧手中的扩音喇叭,他站在教堂的台阶上,俯视着广场上的人群,他想起来这些人都是立陶宛人,是他的国民——不是苏联的。

  他一直在渴求的是什么?

  托里斯感觉到自己的整个身体都正在激动地发抖,头一次,这样的颤抖是因为兴奋而不是恐惧。他清醒的知道自己接下来要说什么,也知道自己将面对什么。

  伊万是不会放过他的——但是和自由相比,伊万算什么!苏联又算什么!他等这一天已经太久了。

  托里斯深吸一口气,将扩音喇叭举到自己嘴边。人群仿佛也预知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安静下来,一双双目光牢牢盯住了托里斯。

 “立陶宛人的归宿根本...

【原创国拟/波普波】

长枪那一篇的后续。

“现在只有一个死人和一个疯子在这里。”波兰在墓碑前半蹲着,漠然地望着上面灰色刀削般的文字,“死人埋在地下,疯子在看他的墓碑。”
“波兰。”匈牙利轻轻叹息。
“他们不允许在普鲁士的坟墓上竖十字架。太可笑了,我是想让他死,但我从没想过让他的坟墓缺少十字架。”波兰说,“我将他领到骑士团前时从没想过是这种结局。”
“我还记得你们是兄弟的时候,那时候……”
“哈,兄弟!”波兰咬牙切齿地打断他,“他与德意志才是兄弟,他的兄弟是日耳曼的那些人——不是我。他从没承认过我是他的兄长。”
他说着,又凄哀起来:“你不说,我都忘了我们曾经是兄弟了。”
那一瞬间匈牙利几乎以为他在哭,他很想安慰自己的好朋友几句...

梦20170212

之前做的一个梦,让我整理下剧情修改逻辑重发,可能会跟历史有出入……吧,毕竟是梦x

鲶中心无cp,大概是鲶尾在大阪夏之阵失忆后与一期一起来到德川家,与物吉他们相处了一段和平日子,之后有一天独自回自己房间时碰上了穿梭时空想要改变历史的敌刀,自己奋力战斗把他打败了,也因此恢复了记忆,想起主公用自己切腹什么的【历史上有这段吗】,一期和物吉几个人赶到时已经来不及阻止鲶尾暗堕了,最后德川家康征求了一期的意见,让鲶尾陷入了沉眠。

然后就到了本丸,鲶尾被锻出来,刀灵意识重新苏醒了。被补充时间溯行军等知识后,鲶尾意识到自己之前可能是被敌刀诱导暗堕了,于是一直努力与自己脑内那些想要改变历史阻止历史的那部分意识...

梦20170314 2

吓醒了之后因为刚五六点所以我继续睡,又做了一个梦,说我家生了六个孩子我是长姐,有个高人给我们算命预言说我一辈子注定有鬼缠身。
后来有一天我领着弟弟妹妹去游乐场玩,找到了一幢废弃的建筑,上面写着“鬼屋”。我不想去,弟弟妹妹兴致勃勃要进去,我拦不住他们又怕出事就跟进去了。
那里面就是一片空空旷旷的水泥墙,但是房间很多空间不小,我担心出事所以把门敞开着,结果走了没几步,门自己关上了。我有点觉得觉得不大妙了,就催着弟弟妹妹赶快走,结果有个女鬼搂着我说:“既然来了还走什么啊”,妈呀把我给吓死了。
女鬼其实长得还挺正常挺漂亮的,要我弟弟妹妹喊她“阿姨”,我又不敢真告诉弟弟妹妹她真实身份怕吓到孩子。结果走到三楼的...

© 半绯江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