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绯江山

龙族骨科洁癖,婉拒其他任何bl向cp,bg可以吃路零/路绘+楚夏

aph波中心已退圈,天雷立白以及是某cp薛定谔的黑

省拟城拟,长三角中心,混邪杂食,帝魔 ×




关键词已屏,吃拆逆不介意。底线是拆逆抢梗、拉踩和ky,遇上了直接问候全家
会在lof定期整理梦境和平时的摸鱼小段子,其余有脑洞和坑也随机扔上来部分
头像@和度渡河

【原创/百合】姜暮

姜暮死了。等到这个曾经被所有人厌弃的女人死了以后,楚音才发现,由于生前不爱拍照,她在死后竟然没有一张能充当遗照的照片。
最后的黑白遗照,是18岁那年拍摄的一板一眼的证件照,少女姜暮眼神纯净木讷,眼角还未有皱纹。楚音一遍一遍仔细擦去镜框上的灰尘,心想,她还是很有几分好看的。
姜暮当年的同学下午时来过几个,四处走走看看,没过一刻借口工作又溜了。姜暮的朋友也来了几个,帮忙收拾了一会儿姜暮的遗物。姜暮的父母去为女儿处理身后事,把姜暮没成年的弟弟留了下来。小男孩出生的时候姜暮已经快二十岁了,姜暮父母追男仔生的,姐弟俩没什么感情可言。他坐在房间里自顾自地玩手机,楚音指着刚装裱好的遗照问他:“你知道这个人是谁吗...

部分资料的百度云资源,做个存档

方言(南方地区):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L5Trd44YTTuD_nNEQ2q1kQ 密码:oxjr

地方志(全国):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a1v42RV3VQTcuSzM2do05A 密码:5216

古代建筑: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1SdOlIgSnRDIhjiV_N5h3w 密码:79wu

本土神话: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yopzdUcZznlgEpNOhz2IjQ 密码:89d5...

【城拟/扬泰】黄梁一梦(xjb写)

此刻是初夏。梅雨季节,里下河一如既往的湿闷天气。泰州下了马车,打起伞,沿着巷中的青石道,一直走到岔路口左边那座紧闭大门的老宅子前。宅子老了,却也气派,门前的白玉石阶坑坑洼洼,积水的浅坑看的泰州直皱眉头。

他抬手叩响宅门,不一会儿,门开了,却是低眉顺眼的小厮,惊异地打量着他:“公子,你这时候怎么来了?”

泰州问:“我哥哥呢?”

小厮将他迎进来,只道:“公子晌午时喝了些小酒,这会儿还在房中歇着。”

泰州拦住了准备去通报的小厮,只身撩帘进去,果然见那人卧于纱帐之后,鼾声清浅。他怔怔地站了一会儿,将纱帐卷起,就着床边坐下,也不做声,默默打量着床上的人看。

他的哥哥扬州,江南自古的繁华之地,皮...

杜温澜自从换脸之后从未想过和黎江广碰上,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他躲来躲去,还是跟黎江广撞了个正面。
看见黎江广,杜温澜的心就提到了嗓子眼,脑海一片惊涛骇浪。幸好黎江广只打量了他几眼,就把头扭过去了,继续跟成书容谈话:“……如果成小教主执意围剿,那我晴云府也不会袖手旁观。”
“那真是太感谢了,有了晴云府做助力,我也放心啦。”
杜温澜松了口气,默默退到角落里。
“这话太过谬赞了,我们晴云府弟子大多擅武不擅符,恐怕没什么大用。”黎江广忍不住提醒成书容,“冥山派控鬼控傀儡,对付他们还是符师拿手些。”
“没关系。”
“没关系?”
“黎兄有所不知,咱们已经先一步请到了鬼符子。”
杜温澜暗叫不好,黎江广目光一凝。
“敢问教主,...

烟花令,以往事为引,以情为因,红尘万象为果,囚人于幻梦之中。这天底下只有一人会烟花令——杜温澜死抵白赖不肯承认,黎江广心底清楚得很。烟花令的原本是上古孤籍,分上下部,上部为瀚书楼当年赠与章太祖的贡礼,后又被转赠了忠王。
只有上下结合方能参悟烟花令的道理,而能接触到上下两部的,只有曾经的忠王次子,“鬼符子”杜温澜。
黎江广冷笑,收紧了拢在袖中把着念珠的手。
别人不知道,黎江广可是清楚的。
他这个好弟弟,因为婴孩时在江里受了寒,自幼体质受损,虽强行结了丹,但修为再无寸进。

成书容名成仪,书容是他的字。这里面倒有一番典故,当年成仪还是竹火教的小公子时,爱粉黛爱美人,风流美名天下传闻。
杨涵月鹅蛋脸萧娘眉,当年名动天下,不止靠的是绝顶的武功,更是因她生的花容月貌,回眸一眼能让那些凡夫俗子酥了半边身。成仪第一次见她惊为天人,对她展开了不懈地追求。然而杨涵月一直对他不远不近,只拿他当江湖上的朋友。
一次相聚,杨涵月读着话本,读到“如花美眷”之处时,她有感于怀,叹息着把书放下了:“世间美人虽多,能留名至今的却不多,古往今来,有多少美人不为人知,默默地老去了?这也着实遗憾。”
成仪得了这献殷勤的机会,立刻答道:“杨姑娘如果不嫌弃,成某愿意效劳。”
杨涵月瞥了他一眼:“成公子想效劳什...

© 半绯江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