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绯江山

研究生备考中,无事勿扰




龙族骨科洁癖,婉拒其他任何bl向cp,bg吃路零/路绘+楚夏

aph波中心已退圈,天雷立白以及是某cp薛定谔的黑

省拟城拟,长三角主江苏中心,混邪杂食,不吃帝魔、苏杭和宁杭




关键词已屏,吃拆逆不介意。底线是拆逆抢梗、拉踩和ky,遇上了直接问候全家
会在lof定期整理梦境和平时的摸鱼小段子,其余有脑洞和坑也随机扔上来部分
头像@和度渡河

【城拟/扬泰】黄梁一梦(xjb写)

此刻是初夏。梅雨季节,里下河一如既往的湿闷天气。泰州下了马车,打起伞,沿着巷中的青石道,一直走到岔路口左边那座紧闭大门的老宅子前。宅子老了,却也气派,门前的白玉石阶坑坑洼洼,积水的浅坑看的泰州直皱眉头。

他抬手叩响宅门,不一会儿,门开了,却是低眉顺眼的小厮,惊异地打量着他:“公子,你这时候怎么来了?”

泰州问:“我哥哥呢?”

小厮将他迎进来,只道:“公子晌午时喝了些小酒,这会儿还在房中歇着。”

泰州拦住了准备去通报的小厮,只身撩帘进去,果然见那人卧于纱帐之后,鼾声清浅。他怔怔地站了一会儿,将纱帐卷起,就着床边坐下,也不做声,默默打量着床上的人看。

他的哥哥扬州,江南自古的繁华之地,皮...

杜温澜自从换脸之后从未想过和黎江广碰上,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他躲来躲去,还是跟黎江广撞了个正面。
看见黎江广,杜温澜的心就提到了嗓子眼,脑海一片惊涛骇浪。幸好黎江广只打量了他几眼,就把头扭过去了,继续跟成书容谈话:“……如果成小教主执意围剿,那我晴云府也不会袖手旁观。”
“那真是太感谢了,有了晴云府做助力,我也放心啦。”
杜温澜松了口气,默默退到角落里。
“这话太过谬赞了,我们晴云府弟子大多擅武不擅符,恐怕没什么大用。”黎江广忍不住提醒成书容,“冥山派控鬼控傀儡,对付他们还是符师拿手些。”
“没关系。”
“没关系?”
“黎兄有所不知,咱们已经先一步请到了鬼符子。”
杜温澜暗叫不好,黎江广目光一凝。
“敢问教主,...

烟花令,以往事为引,以情为因,红尘万象为果,囚人于幻梦之中。这天底下只有一人会烟花令——杜温澜死抵白赖不肯承认,黎江广心底清楚得很。烟花令的原本是上古孤籍,分上下部,上部为瀚书楼当年赠与章太祖的贡礼,后又被转赠了忠王。
只有上下结合方能参悟烟花令的道理,而能接触到上下两部的,只有曾经的忠王次子,“鬼符子”杜温澜。
黎江广冷笑,收紧了拢在袖中把着念珠的手。
别人不知道,黎江广可是清楚的。
他这个好弟弟,因为婴孩时在江里受了寒,自幼体质受损,虽强行结了丹,但修为再无寸进。

成书容名成仪,书容是他的字。这里面倒有一番典故,当年成仪还是竹火教的小公子时,爱粉黛爱美人,风流美名天下传闻。
杨涵月鹅蛋脸萧娘眉,当年名动天下,不止靠的是绝顶的武功,更是因她生的花容月貌,回眸一眼能让那些凡夫俗子酥了半边身。成仪第一次见她惊为天人,对她展开了不懈地追求。然而杨涵月一直对他不远不近,只拿他当江湖上的朋友。
一次相聚,杨涵月读着话本,读到“如花美眷”之处时,她有感于怀,叹息着把书放下了:“世间美人虽多,能留名至今的却不多,古往今来,有多少美人不为人知,默默地老去了?这也着实遗憾。”
成仪得了这献殷勤的机会,立刻答道:“杨姑娘如果不嫌弃,成某愿意效劳。”
杨涵月瞥了他一眼:“成公子想效劳什...

瀚竹两派一个地处阳州,一个深藏次州,隔了十万八千里,按说不会有太多交集。杨凤菱离开瀚书楼拜入竹火教一事也是得到杜黛颜首肯的,就算是舍不得自家妹妹,也没道理杨涵月这么痛恼竹火教,甚至因为这事和杜黛颜几近决裂。
杜黛颜道:“阿情……”话未说完就被杨涵月的一声冷笑打断。杨涵月一扫平日的好人样子,恶狠狠地盯着杜黛颜说:“杜眉!若是小鱼出了事,我永远都不会放过你!”
小鱼是杨凤菱的本名。

“我小时候没人理我关心我,因为我是家奴生的,他们说我生下来就是个错误,我是个杂种。”杨凤菱漫不经心地说,好像话里的那个人不是自己,“我娘没什么文化,生我三天,抱着我去求那个男人给我想个名字,那男人随口说了一句叫小鱼,我就成杨小鱼了。”
“你是在指责杨家待你不好?”
“姐姐,你何必揣着明白装糊涂?你当初是杨家看重的好女儿,但自打你丹田被毁,他们是怎么对你的?”杨凤菱轻轻笑了笑,“更何况,你见我认过杨家的列祖列宗吗?”
杨涵月脸色煞白:“你只需要告诉我,杨家是不是你……?”
“是我,当然是我。”杨凤菱咬牙切齿,“他们先害死了我娘,又毁了你,差点还毁了我!杨家人该杀!该千刀万剐!”
杨涵月猛地出剑,杨凤菱避之...

© 半绯江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