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绯江山

研究生备考中,无事勿扰




龙族骨科洁癖,婉拒其他任何bl向cp,bg吃路零/路绘+楚夏

aph波中心已退圈,天雷立白以及是某cp薛定谔的黑

省拟城拟,长三角主江苏中心,混邪杂食,不吃帝魔、苏杭和宁杭




关键词已屏,吃拆逆不介意。底线是拆逆抢梗、拉踩和ky,遇上了直接问候全家
会在lof定期整理梦境和平时的摸鱼小段子,其余有脑洞和坑也随机扔上来部分
头像@和度渡河

柳无意(阿七):
冷静理性到无情的俊秀少年,在家排行老七,为数不多能让他牵挂的亲人皆已丧生在童年时那场人为的大火之中。与大白相依为命,孤独的漂泊,直至被柳家收养成为柳氏的“看门狗”。在遇见柳笑笑之前不曾对他人动过情,对柳笑笑是爱,对枯杨则是恨。
因为自己也不能确定对柳笑笑的感情,加之枯杨的出现,复仇之心压倒一切,最终还是拒绝了柳笑笑私奔的提议。也导致了柳笑笑的死,成为他一辈子最大的心魔。在柳笑笑死后,仅凭对枯杨的一腔恨意活着。

枯杨:当年一把火烧了柳无意的家的男人,真实姓名无人可知。轻佻多情,与柳无意截然相反的两面。以逗柳无意发怒为乐,为了激怒柳无意,劝柳家家主将柳笑笑远嫁了出去。发现自己对...

阿七醒来的时候大白正在舔他的脸。

大白是他家养的一条狗,比阿七还大两岁。找路、看菜地乃至拿耗子,大白做事从来没出过错,女主人这才放心的让它去照看阿七。大白果真是尽职尽责的,哪怕大火燎了毛,它依然记得先把阿七叼出来,一直跑到水边才放下被烟熏倒的小主人。

可是阿七醒了又有什么用呢?

阿七醒来的时候,大火已经将自家的茅草屋烧成了灰烬,父母与兄姊的哀嚎早已微不可闻。七岁的阿七在这一天失去了自己所有的亲人,被火灼伤的伤口也再没有人为他处理,传来灼心的痛,只有大白趴在他的脚下,漆黑的眼睛湿漉漉地看着他。

阿七看着灰烬,撕心裂肺地大哭起来,但是毫无办法。阿七知道,自己什么也干不了。死去的娘以前就说...

他还记得逃亡的某一年他偷偷去见他,需要涉河。他站在河的对岸等他,神色焦灼。河水湍急,他站在船头迫切地眺望对岸,一不小心竟落进水里,在沉入墨绿幽深的河水前,听见这人慌乱的喊叫。
李澄大笑起来,他想自己应该是疯了,一定是疯了。
既然这样……就算这样!
你也别想从我身边逃走!
他一边咆哮着,弯下腰恶狠狠地啃咬着那双寒冷如冰的双唇。尸体再也不会挣扎反抗,只一双墨色已没有神采的眼睛仍旧睁开,冷冷地注视着他对自己的暴行。

初夏日,商仪城郊的古道上,复又支起一处小茶摊。年轻的茶摊主人正在忙活茶锅,一抬头,忽见天际一只红色影子落向云后,再一看,已经了无踪迹。
怪事。他心想着,犹疑是自己眼花。忍不住又扫了一眼,天际的影子不见了,却遥遥地瞧到道路尽头正缓缓走来一名提篮的红衣女子,飞扬的裙裳仿佛是天际那朵影子火红的尾羽。
“怪了,这么早就出来摆摊?”只听到那女子笑道,“此时才是晌午,行人都没有几个呀。”
他忙行了一礼:“小姐勿怪,只是祖上传下来的时间罢了,五十多年,许多熟客都习惯了这时候来,再改也不大好。”
“都五十多年啦。”女子点了点头,走进棚中,“那看来今天我是你的第一个客人喽?”
茶摊主人回身去帮她盛了一碗凉茶:“小姐往哪边...

鹰旭被凤王派来追捕当年逃走的凰离,起初不过公事公办,却无意发觉凰离被鹤言所救,而鹤言与自己分别多年,竟已有了新一段友情——还是与一个弱小的人类。愤怒、嫉妒与厌恶灼烧着他的心。他无法对鹤言下手,便将这种情绪投射在凰离与杨竹身上。
在杨竹凰离北上商仪城时,鹰旭的机会也终于来到。他潜入人群之中,鼓动程元烈兵变篡位,诱使程晋看上与杨容有婚约在身的柳映,再挑唆起程氏父子对杨家的仇恨,终于将杨家灭门。
杨竹一心想要为杨家复仇,却不知道一切的源头是两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他易容潜入王宫时,并不知道自己已经钻入鹰旭的圈套。然而鹰旭也没有算准杨竹的品性,软弱的人类也有守护他人的硬气。最终,暴怒的鹰旭给杨竹灌下毒酒。
在杨...

我升初中时,同班有一位少女,在此称她为Q吧。Q长得好看,小时候又练过舞蹈,是年级的风流人物,每年学校举行元旦晚会,班主任总让她负责策划节目。
我那时候最羡慕Q的两点,一是她那双纤纤玉手,白白净净的,指甲上总涂着透明的指甲油;二是她的人缘极好。男生总爱和她搭话,女生也总喜欢簇拥着她,聊那些我听不懂的八卦。她的成绩也比我好些,虽说我到了初三后来居上,但在我心里她还是比我卓越许多的。
我们的学校是镇上的初中。虽然因新颖的教学方式上过几次报纸,每年中考相比较周围镇的学校也能算成绩喜人,但,总归还是比不上城里的学校。像这样的学校,总是那些三流中专争夺生源的目标,我们学校也不例外。
初三那年,报考中专的动员大会...

© 半绯江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