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绯江山

研究生备考中,无事勿扰




龙族骨科洁癖,婉拒其他任何bl向cp,bg吃路零/路绘+楚夏

aph波中心已退圈,天雷立白以及是某cp薛定谔的黑

省拟城拟,长三角主江苏中心,混邪杂食,不吃帝魔、苏杭和宁杭




关键词已屏,吃拆逆不介意。底线是拆逆抢梗、拉踩和ky,遇上了直接问候全家
会在lof定期整理梦境和平时的摸鱼小段子,其余有脑洞和坑也随机扔上来部分
头像@和度渡河

文段汇总

01
曾经有一段时间菲利克斯很喜欢奔跑在草地上,喜欢听跑过去时脚下草根细小轻微的折断声,这种微小的声音像奇妙的音符往他耳朵里直钻。后来又过了一段时间他又开始厌恶了,某一次他跑得太急太快,冷不丁摔了一个狗啃泥。等他要爬起来时,看见了他刚刚奔跑过的地方,看见那些被他踩断的草根,绿色的野草叶连同发白的根狼藉地匍匐一地,受到惊吓的蚂蚁在小小的土块与乱七八糟的草叶之间慌乱无措,正快速逃离他的四周。
菲利克斯的心思有时候细腻敏感到过份,他趴在地上怔怔地看着眼前那片废墟,流下眼泪来。“原来生命是这么脆弱啊!”他想着,“那会不会有一天,我会比他们还脆弱?会有人来将我踩断吗?”
然而哀伤终究是暂时的,等擦干眼泪站起来,他又是往日那个无忧无虑任性闹腾的菲利克斯了——只不过他再也没有在草地上奔跑过。
【吐槽:我觉得这个波文艺过头了,我的波波不可能这么文艺】

02
他已经老了。他的眼睛已经浑浊了,老花镜不知不觉成为他每天清晨醒来时寻找的第一件物品。某天照镜子时,他端详着自己脸上那些可怖的皱纹,突然想到,在六十年前,他还是年轻小伙子的时候,他的肌肤曾经白皙细腻,那时候他的眼睛还是明亮灵动的翠绿色,有光。他那时还在华沙,喜欢跟女孩们寻欢作乐,也喜欢穿上裙子、化好妆,去捉弄自己性情温厚的友人。他坚信过青春女神会永远眷顾于他,可他现在已经垂垂老矣,再也看不出来自己也曾经拥有过可以任性妄为的美貌。他终于难过地意识到,自己早已老去了。
【继续吐槽:不要问我把波写的这么文艺是什么心态,可能那时我的心受过伤叭】

03

有一个人,你曾和他一起长大,一起度过漫长的岁月。想起他,会同时想起克拉科夫的风,维尔纽斯的雨,华沙的雪。会想起悄悄盛放的三色堇,漫山遍野的芸香花,想起天空,想起星夜,想起午后闲暇时被扰乱的棋盘,想起临战场前苍凉肃穆的祷告声。少年的时候,你将他抱在怀里时,感觉自己抱住了全世界,你曾确实以为对方是自己的全世界。但有一天你突然明白了,只有离开彼此,你们才能真正的成长起来,成长为独当一面的大人。你曾经的世界悄无声息地向你辞别,真正的世界却向你开启了。

两条线相交过后总是愈行愈远的,那么,到底是相交相知相爱再分道扬镳好呢,还是永远平行、永不相逢为好呢?这个问题,他不知道答案,你也不知道。一些人宁愿飞蛾扑火也要挣脱平行线的宿命,可对于你们来说,相交后分离却更像是另一种宿命的悲哀了。或许,你还爱着他,而他也爱你,然而一旦步入真正的世界,你们便注定再也成为不了对方的全部世界了。

评论
热度(8)

© 半绯江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