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绯江山

研究生备考中,无事勿扰




龙族骨科洁癖,婉拒其他任何bl向cp,bg吃路零/路绘+楚夏

aph波中心已退圈,天雷立白以及是某cp薛定谔的黑

省拟城拟,长三角主江苏中心,混邪杂食,不吃帝魔、苏杭和宁杭




关键词已屏,吃拆逆不介意。底线是拆逆抢梗、拉踩和ky,遇上了直接问候全家
会在lof定期整理梦境和平时的摸鱼小段子,其余有脑洞和坑也随机扔上来部分
头像@和度渡河

烟花令,以往事为引,以情为因,红尘万象为果,囚人于幻梦之中。这天底下只有一人会烟花令——杜温澜死抵白赖不肯承认,黎江广心底清楚得很。烟花令的原本是上古孤籍,分上下部,上部为瀚书楼当年赠与章太祖的贡礼,后又被转赠了忠王。
只有上下结合方能参悟烟花令的道理,而能接触到上下两部的,只有曾经的忠王次子,“鬼符子”杜温澜。
黎江广冷笑,收紧了拢在袖中把着念珠的手。
别人不知道,黎江广可是清楚的。
他这个好弟弟,因为婴孩时在江里受了寒,自幼体质受损,虽强行结了丹,但修为再无寸进。

评论

© 半绯江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