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绯江山

研究生备考中,无事勿扰




龙族骨科洁癖,婉拒其他任何bl向cp,bg吃路零/路绘+楚夏

aph波中心已退圈,天雷立白以及是某cp薛定谔的黑

省拟城拟,长三角主江苏中心,混邪杂食,不吃帝魔、苏杭和宁杭




关键词已屏,吃拆逆不介意。底线是拆逆抢梗、拉踩和ky,遇上了直接问候全家
会在lof定期整理梦境和平时的摸鱼小段子,其余有脑洞和坑也随机扔上来部分
头像@和度渡河

“我们为什么不搞实业?”南通说,她的眼睛亮亮的。但我知道其实她快要崩溃了,她沉默了一会儿,突然暴跳起来踢翻了长条椅,她站到方方正正的八仙桌上,她站在桌中央,居高临下地指着我的鼻子问我:“泰州,你为什么不搞实业?实业是中国人的命!只有干实业才能救这个国家!那些洋人有枪,有大炮!他们的东西比我们更便宜!我们的军队抵御不了洋人,我们的东西卖不过洋人,长此以往,百姓以何而生?国如何不亡!”

“所以我要去欧洲!我要去欧洲好好看看他们是怎么运作机器的,我要把这些好东西,技术、机器和书本,我都要带回来!我要我的南通城也开设满地工厂!我要我的南通城成为中国第一座现代化都市!我要救国,救人民,我也想救我自己!”

我的眼前一片空白,我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想什么,我的双手缩在袖子里颤抖着,根本没记住当时我到底说的什么话。额上的冷汗顺着脸流到嘴角,我下意识地将汗液咽了下去,那一滴苦涩微咸的汗水终于让我勉强镇定了一刻,我说:“……不可能。”

“我不可能让你去欧洲留学的。”

南通听见这句话更炸了,她愤怒地瞪了我一眼,冷笑:“就凭你?你是我的什么人?”她突然褪下自己腕间的玉镯子,狠狠摔在我的脚下。我努力辨认出来那是我在乾隆年间送给她的白玉镯,当年还是很新潮的式样,可如今已经陈旧到不堪入目了。

“没有人能阻止我!”南通宣布,她坚信自己的判断一定是正确的。她才跳下桌子,忽然又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把匕首,竟然往自己脖子上抹去。恐怖在霎那间控制了我的头脑,我竟然冲上去徒手握住了锋利的刀锋,想抢下那把匕首。她丝毫不肯让步,满屋子乱跑,等我将那把匕首夺回来时,原本的三千青丝已经被削成乱七八糟的短发。

她歇斯底里,我也彻底崩溃了,那恐怕是我发过的最大的火,我气得把匕首深深插进木案,抬头对她大吼:“去了欧洲就别回来了!滚!”

“你自己说的。”她真的昂首挺胸摔门走了,顶着鸡窝似的短发头也不回。

我那时候看起来一定像是一个鬼魂,南通走后,我把匕首扔了,瘫倒在地上喘了很长时间。一直等到扬州回来,我才意识到自己满手的鲜血淋漓,抢夺匕首的时候,锋利的刀锋几乎割到了骨头。扬州吓了一跳,追着问我怎么了,我摇了摇头,却又忍不住哭了起来。

评论(1)
热度(3)

© 半绯江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