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绯江山

研究生备考中,无事勿扰




龙族骨科洁癖,婉拒其他任何bl向cp,bg吃路零/路绘+楚夏

aph波中心已退圈,天雷立白以及是某cp薛定谔的黑

省拟城拟,长三角主江苏中心,混邪杂食,不吃帝魔、苏杭和宁杭




关键词已屏,吃拆逆不介意。底线是拆逆抢梗、拉踩和ky,遇上了直接问候全家
会在lof定期整理梦境和平时的摸鱼小段子,其余有脑洞和坑也随机扔上来部分
头像@和度渡河

【aph西幻架空】勇者与武士2

  弗朗西斯回到卧室休息了一会儿,窗外便传来几声微弱的鸟叫声,他抬头看去,玻璃窗映出了一只淡黄小鸟的影子。 

  “我的天……”弗朗西斯抱头哀嚎几声,“放过哥哥我吧……” 

  虽是这么说,可他还是不情不愿地下床去打开了窗户。黄色的肥啾飞了进来,在房间里盘旋绕了几圈,最后落在弗朗西斯的肩膀上。弗朗西斯关紧窗户,伸手捉住它,果然在脚上摸到纸条。 

  他将纸条展开来,上面是基尔伯特熟悉的笔迹:

  【弗朗西斯: 
  本大爷近期需要随团去亿维森林,你记得帮我照顾好肥啾! 
  以及,粗眉毛他最近离开英格利亚了,似乎去了新界。 
                  基尔伯特】 

  “菲利说的居然是真的……”看完自家恶友的来信,弗朗西斯又重复了一声哀嚎,仰面倒在床上。肥啾受到了惊动,挥动着小翅膀在他头顶上飞来飞去。弗朗西斯在床上瘫软了一会儿,又打开纸条读了一遍。 

  “新……界?”弗朗西斯嘟哝着,突然翻身坐了起来。 

  “等等——新界?” 
—————————————— 
  幽幽的月光从雕花的木窗间洒落,本田菊翻来覆去睡不着,于是披衣起身,往室外走去。 

  室外是稀散的几根竹子,月下竹影稀疏,正是“水中藻荇交横”,甚为幽静。远处还有着大片的竹林,这些都是那人种下的——不仅是因为他的爱宠滚滚需以竹子进食,他自己也甚爱竹,因而将竹林植满了家。但本田菊不太喜欢,自从搬到这个房间,他便有意识地在铲除这些竹子,一直铲成现在的模样。那人看在眼里,却什么也没对他说。 

  现在他行在走廊之间,路过了一间间幽暗的静谧的房。走了好一会儿,他终于看见了灯火——是厅堂。他走过去,轻轻叩响了门。 

  “请进。”青年温和的声音从里面传来,低低地像一声叹息。 

  本田菊用力推开了面前的木门。木门内暗香萦绕,端坐在堂前的长发青年对着堂中悬挂的画像出神。他是脚下这座岛的主人,可看上去却没有丝毫的王者威严,这让本田菊不禁想起了往昔,他被自己的父母抛弃在竹林里,青年却微笑地向他敞开怀抱:“来,哥哥带你去吃饭阿鲁——” 

  外人只道统治伊斯特岛的是个来自古老东方的神秘家族,但很少有人知道,这样一个家族,成员却有人是没有家族血脉的。本田菊不知道眼前这人活了多久,只知道他当年还是小孩子的时候,青年已经是如此俊美,而他如今已近弱冠,青年依旧容颜不变。发现的这个秘密让本田菊一直对他心存恐惧,可他却又不愿去相信他是神灵。 

  “是菊么阿鲁?”他现在说,“睡不着?那过来陪我坐坐吧。” 

  “耀桑。”本田菊走过去,贴着王耀跪坐下,“这么晚了,耀桑在想什么呢?” 

  “没有什么,只是坐着发一会呆而已。”王耀说,“平日里就算不工作,勇洙晓梅他们也总会在身边吵闹不休,难得有这么清静的时光当然要好好发发呆阿鲁。” 

  “耀桑是开始讨厌我们了么?” 

  “并不是阿鲁。事实上我很喜欢大家一起热热闹闹,可热闹久了,也总得让自己有时间去想事情。”王耀说话的时候唇角总含着一缕笑,“小菊是很乖的孩子啊,可太沉默了也不行的。” 

  所以是在讨厌我吗,本田菊心想。 

  王耀想是读懂了他的心思。“菊——”他唤道,那双属于东方人的琥珀色眼睛温润如水,正注视着他,“一晃这么多年,你也已经长这么大了,想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吗?” 

  “……”本田菊眯起眼看向他,“耀桑是在赶在下走吗?” 

  “小菊你在心里想什么呀,我怎么会赶你走呢阿鲁。”王耀摆摆手,“小菊一直是我引以为豪的弟弟啊,只是这么多年一直没出过岛,肯定也会想去外面闯荡闯荡吧?” 

  “去吧阿鲁。”王耀说,一只手亲密地搭在本田的肩膀上,“你是兄弟姐妹里面最强的,想闯就去闯吧,年轻人总要出去走走——” 

  “我不去。”本田菊却推开王耀的手,突然的起身,他的声音里含着隐隐的怒气,“耀桑不必总想着把在下推开,在下是不会走的,在下哪都不去,这里是在下的家。” 

  “并不是阿鲁,小菊怎么会这么想?”王耀讶道,“小菊是弟弟,和湾湾港仔小澳一样都是我的亲人,我怎么会想把你推开?” 

  不,不一样的。本田菊握紧拳头在心里想,林晓梅王嘉龙还有王濠镜,他们都是你实打实的弟弟妹妹,可我只是你从竹林里捡来的小孩子。 

  任勇洙可以不在意,可是我在意。他想,想的心里燥火开始升腾——在外人眼里,本田菊冷静自持,少有情绪波动,可在王耀面前,他永远把持不住自己的情感。可王耀依旧自顾自的说:“但总得出去历练历练吧……” 

  “够了!”本田菊忍不住低吼,之后他很快反应过来自己的失态,换来了两人之间一阵尴尬的沉默。大约一分钟,他抿了抿唇开口,尽力不让自己的声线颤抖:“耀桑……没什么事在下就回去了,耀桑你也早点睡。” 

  他努力不去关注王耀失望的神色,狼狈地夺门而逃。王耀一直看着他脚步错乱的逃开厅堂,看到堂外夜风渐起月色渐消,他才收回自己的视线,淡淡的叹息着:“小菊……” 

  之后他的脸色瞬间凝重起来。外面的夜风还在吹着,竹林被吹的哗哗响,而月光被云所遮挡住,没有星光与月光的夜晚四下漆黑,让厅堂越发显得烛火寂寥。王耀起身走下堂阶,看向隐隐透着暗蓝的夜空。 

  “有客自远方来——啊。”在一片寂静之中他自言自语道,“不知道来的是客,还是敌呢?”

评论
热度(8)

© 半绯江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