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绯江山

研究生备考中,无事勿扰




龙族骨科洁癖,婉拒其他任何bl向cp,bg吃路零/路绘+楚夏

aph波中心已退圈,天雷立白以及是某cp薛定谔的黑

省拟城拟,长三角主江苏中心,混邪杂食,不吃帝魔、苏杭和宁杭




关键词已屏,吃拆逆不介意。底线是拆逆抢梗、拉踩和ky,遇上了直接问候全家
会在lof定期整理梦境和平时的摸鱼小段子,其余有脑洞和坑也随机扔上来部分
头像@和度渡河

【aph】这是一个鬼故事1(04)

★立中心,主cp波立,微露立
★现代架空,学院背景
★作者备考期末更的慢求原谅qwqq

  凭空紧闭门窗的荒废教室,如果现在出现在扇叶上的是披头散发的女鬼,那这就是不折不扣的恐怖小说了——不过现在看起来情况还没那么糟,至少面前这个男生除开突然出现这一点,外表看起来还是很正常的。托里斯和爱德华深吸一口气,心里居然有点小庆幸。爱德华问:“你是谁?” 

  “我是以前这所学校的学生哦歪,喊我菲利克斯就好。你是托里斯的朋友吧?我听见托里斯喊你爱德华。”菲利克斯坐在扇叶上垂下双腿摇晃,突然一跃而下,稳稳地落在地上。托里斯看着他,疑惑地:“可我不认识你……” 

  菲利克斯一愣,然后哈哈大笑:“我们高中本来就不熟,本大人认识你就可以啦歪!”他笑嘻嘻地两手插腰,“本大人一个人坐在东北那个角落里,我还记得你的同桌是那头北极熊,你喜欢那头熊的冰块表妹,结果有次好不容易跟她有一起去采购联欢晚会奖品的机会,那头熊把你拖走去陪他搬道具了。想起来了?现在相信了歪?” 

  “……是吗。”托里斯笑得有点勉强,“毕业这么多年,亏你还记得这些事。” 

  “你喜欢娜塔莎的事情全校都知道,基尔伯特早就帮你宣传了歪。”菲利克斯摆摆手,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那个蠢鸟。” 

  “北极熊是?”爱德华扭头奇怪地问他。 

  “……就是伊万先生。”托里斯有气无力地解释,“北极熊是他高中时的措号,好像是——” 

  “伊万先生?你现在还这么喊他呢?”话没说完就被菲利克斯打断,菲利克斯撇了撇嘴,“也对哦歪,你们是同一个大学——那家伙对你还好吧?” 

  “……” 

  “看来还是老样子歪。”菲利克斯耸了耸肩。 

  爱德华实在憋不住了,他满肚子问题想问:“菲利……克斯?你刚才是怎么进来的?为什么会来这里?” 

  “我还想问你们怎么来的——你们今天不该来这里的歪,你看现在被那东西关起来了吧。”菲利克斯将课桌象征性地拂了拂,跳上去撑着身体坐下,两条腿晃啊晃,爱德华这才注意到这大冬天的,他居然还穿着夏天的衣服,短裤下是光溜溜的纤细如女孩子的小腿:“你冷——” 

  他还没来得及问,托里斯已经将围巾解下来递过去了:“围上会暖和一点的。”爱德华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默默地把想说的“冷不冷”咽回肚子里。 

  但菲利克斯并不领情,依旧晃悠腿说:“谢啦,不过托里斯你还是自己围吧——我不冷,而且你要是感冒了那头熊可是会着急的歪,难不成你想被他照顾吗?” 

  “我哪有那么容易感冒,倒是你……” 
   
  “说不用就不用了——”菲利克斯有点不耐烦地抬头,对上托里斯皱着眉看他的视线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失控,扭过头,硬生生扯开话题,“那东西很快就会来了歪……不过没关系,本大人会保证让你们平平安安回去的歪。” 

  托里斯的不开心简直可以写在脸上了,他不满意地抿着唇,又把围巾重新围了回去,一手无意识地撩起发梢。菲利克斯看着他围围巾,似乎想起了什么,眼里有什么一闪而过。 

  “可你到现在都没告诉我们那东西是什么……”爱德华站在一旁仍是一头雾水,“什么把我们关起来了?拜托,能解释清楚一点吗?” 

  “托里斯应该知道的吧歪?你可是以前这个学校的学生哦。”菲利克斯似乎不打算亲自解释,“既然你们是朋友,不如你跟他讲吧?” 

  托里斯看他,依旧皱着眉头:“我也不太明白你到底在说什么。” 

  “诶……不是吧?”菲利克斯有些意外,“学校荒废拆除的原因难道你不知道吗?” 

  “难道不是因为学校太过破旧吗?” 

  “……这个倒也不错啦歪。”菲利克斯像是咬牙切齿,快速地小声嘟哝过一段方言,“那群家伙到底是怎么跟你说的……” 

  他说得太低太快了,托里斯和爱德华都没听清他说什么。 

  “总之,这只是原因之一。”菲利克斯叹了口气,“我说你们怎么敢进校呢……你们根本不知道闹鬼这回事啊歪。” 

  “闹鬼?!”两人面面相觑,同时大惊。 

  “死了好几百人呢。”菲利克斯漫不经心地比划着,“老师学生,包括市里来的专家学者,都是像你们这样,困在大楼里面,只需进不许出——” 

  外面的脚步声应时响起,菲利克斯在逐渐放大的脚步声中幽幽地说:“一直到最后困死在房间里面,那东西再来,把人的血肉一点点刮下来,做成血泥糊在墙上。这是为数不多几个没死人的教室了……” 

  脚步声突然停住,然后大门被人一下一下用力砸起来。菲利克斯似笑非笑看着注视大门方向变了脸色的两人:“我猜它是想完成什么阵法所以想让每所房间都死一次人吧?可是那时候你们都已经毕业了歪,好不容易你们回来,它一定不会轻易放过你们的。” 

  大门被人砸开了。

评论
热度(10)

© 半绯江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