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绯江山

研究生备考中,无事勿扰




龙族骨科洁癖,婉拒其他任何bl向cp,bg吃路零/路绘+楚夏

aph波中心已退圈,天雷立白以及是某cp薛定谔的黑

省拟城拟,长三角主江苏中心,混邪杂食,不吃帝魔、苏杭和宁杭




关键词已屏,吃拆逆不介意。底线是拆逆抢梗、拉踩和ky,遇上了直接问候全家
会在lof定期整理梦境和平时的摸鱼小段子,其余有脑洞和坑也随机扔上来部分
头像@和度渡河

【aph】这是一个鬼故事1(05)

今天简直气死了,新版本的微博长文章不知道为嘛编辑不了,只好在这里先发……

★aph立中心,主波立,微露立【感觉这篇还有露波倾向?】
★架空现代,学院背景
★作者备考更新较慢^ω^



  大门“轰”地一声倒塌,托里斯和爱德华硬生生把尖叫梗在喉咙里。 

  伊万•布拉金斯基笑眯眯地站在门后,手里还拿着变了形的粗水管。小个子莱维斯缩在他身后,胆怯地探出头来,一副快哭了的表情:“托托托里斯……” 

  “原来你们真在这里啊?”有时候托里斯觉得伊万的笑容真是比女鬼更具有杀伤力,伊万笑着说,“我似乎是让你们去拉赞助的吧,你们拉赞助拉到空学校来了?” 

  “抱歉,是我们错了……”爱德华哭丧着脸,“但是伊万先生是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的?” 

  托里斯沉默了一瞬:“伊万先生,这不关爱德华的事。”他上前郑重道,“是我的错,全在我一时兴起,爱德华是被我拉过来的。” 

  “托里斯的手机上有我设置的GPS定位。托里斯,你不用再说了,回去之后你们俩都得受处罚哦~^L^”伊万用他一贯软绵绵的腔调,看见两人身后露出的一页衣角后皱起眉头,“嗯?你们身后是谁?” 

  托里斯和爱德华还没来得及回话,菲利克斯就开口:“啊啊,好久不见啊北极熊。”他双手插在裤兜里,从两人之间的缝隙挤了出去。伊万看见他,脸色居然变了——“卢卡谢维奇?” 

  “几年不见不会连本大人都认不出来了吧?”菲利克斯歪着头微眯着眼,把他上下打量,“几年过去你还真是什么都没变啊歪……” 

  “你不也是?”伊万调整好表情,微笑道,“连身上穿的衣服都没变过,是那时候的衣服吧?我想我来这里应该给你带一束菊花。” 

  “不,你应该送三色堇。”菲利克斯尽管貌似没心没肺地笑着,但周遭的低气压简直清晰可见,“本大人听说你现在跟他同校?你也挺有能耐的歪,怎么没跟你家娜塔莎在一起?” 

  “现在问这些有价值吗?”伊万也黑着脸在笑。“我还没问你处心积虑把他们弄过来有什么不•良•居•心……”他咬着重音,“他们现在是我的同学,我不允许你对他们做什么哦~^L^” 

  你现在居然记得起来我们是你同学?三人组不约而同地腹诽道。 

  “而且作为我的手下,学生会还有很多事还等着他们去办呢。”伊万说,“听说托里斯家最近闹鬼,我没猜错的话是你干的吧?” 

  现场的气氛骤然紧张起来。 

  “不是。”菲利克斯收起笑容断然否认,“你在说什么胡话?我之前跟托里斯可不熟,别什么脏水都倒在我头上。” 

  伊万大有深意地看着他:“哦——这样啊?” 

  气氛冷得如同冰窖,托里斯跟爱德华不由地打了一个寒颤——他们对视一眼,急忙上前隔开两人,莱维斯有些哆嗦地站出来:“伊万先生……既然托里斯跟爱德华都找到了,我们是不是该回学校了?” 

  伊万漫不经心地把弄着手里的水管,菲利克斯深吸一口气,走到托里斯旁边。 

  “回学校?”他的笑容很奇怪,“这个学校既然进来了就不会那么容易出去的歪——伊万他没跟你说过他的母校吗。” 

  “不是还有幸存者吗。”伊万耸耸肩,“和善”的微笑,“既然有幸存者,说明这里还是可以逃出去的。” 

  “死了五六百人,才一……两个人逃出来也算能逃出来吗?”菲利克斯讽刺道,“也是,逃出去的方法也挺简单的。” 

  他手指向外面——众人这才发现外面的天空不知不觉居然已经黑下来了,可在他们扭头的一瞬间,这所学校却像是活过来似的,窗户外面刚刚与教室齐平的路灯亮了起来,隔壁的教室都在叽叽喳喳,只有这所教室还黑着灯。 

  爱德华顺带着托里斯跑过去,却发现刚刚被伊万砸开的门居然重新反锁上了,任他们怎么动都打不开。但伊万像是早已预料到这种结果,很淡定地看着自己的属下在那里忙得团团转。 

  “真糟糕!我们出不去了!” 

  “如果刚才出去了,你就是尸体了哦,爱德华。”伊万总能很淡定地说出很恐怖的话,“当年有人从外面开了门,出去的第二天被发现有的吊死在走廊上、还有的从楼上跳下去了。” 

  “等到天亮就行了歪。”菲利克斯居然没跟伊万呛起来,他走过去,对着几个人变化精彩的脸色轻描淡写,“本大人可以保证,只要你们撑下来绝对能出去的歪,那东西没办法对活物出手——它来了。” 

  他刚说完,寂静的教室中突然响起清冷的诡异的笑声。笑声先是细细的,逐渐越来越大,甚至令教室有了些许的回响,震得他们耳膜发疼。几个人不得不捂住耳朵,但依旧缓解不了疼痛,莱维斯蹲在地上疼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众人似乎只有菲利克斯完全不受影响,但他的脸色也相当凝重:“你们一会儿千万不要睡着!” 

  托里斯刚才还不明白菲利克斯话里的意思,下一刻他就明白了——笑声突然停住,一霎那的安静过后,似乎有另一连串悠扬舒缓的音乐声在他意识里响起,像是学校里的下课铃声。托里斯只觉得眼皮越来越沉重…… 

  “托里斯!别睡!”菲利克斯紧张地扑到他身边,下意识地握紧他的手,“千万别睡!挺过这一阵就好了!” 

  托里斯恍然觉得这幅场景跟很久之前某个场景重合起来了……他猛地惊醒,不仅是菲利克斯,爱德华、莱维斯——甚至连伊万都围在身边面带担忧的在看他。托里斯惊慌地站直身体:“抱歉,我刚才怎么了?” 

  “是那东西的幻觉,你差点就睡着了——”菲利克斯长舒了一口气,“想不到你真的会二次中招啊歪……” 

  “什么?” 

  “没什么。”菲利克斯摆摆手,“没想到那东西居然……会针对你,不过现在好了,它短时间之内不会再来的,先休息休息吧。” 

  “如果我当时睡着了……会怎么样?”托里斯犹疑地问。 

  “会陷入梦魇,然后到处发疯。”菲利克斯眼底有着阴霾,“别担心——你不是醒过来了吗?你先休息吧,我跟伊万•布拉金斯基有话要说。”

评论
热度(29)

© 半绯江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