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绯江山

研究生备考中,无事勿扰




龙族骨科洁癖,婉拒其他任何bl向cp,bg吃路零/路绘+楚夏

aph波中心已退圈,天雷立白以及是某cp薛定谔的黑

省拟城拟,长三角主江苏中心,混邪杂食,不吃帝魔、苏杭和宁杭




关键词已屏,吃拆逆不介意。底线是拆逆抢梗、拉踩和ky,遇上了直接问候全家
会在lof定期整理梦境和平时的摸鱼小段子,其余有脑洞和坑也随机扔上来部分
头像@和度渡河

无题【历史梗?】

前记:
历史梗我是真不熟,所以有很多bug
本来cp想写露波来着,不过嘛……写到后来我自己都被历史整崩溃了(笑)所以权当露熊和大波波的两个段子吧,没有cp向
刚入坑时的产物,现在整理黑历史
















【伊万•布拉金斯基】

  1611年,莫斯科又是好一场漫长寒冷的冬天。伊万•布拉金斯基安安静静地呆在自己的房间里,呆在壁炉旁边。他面色不显,只是握紧的拳头出卖了内心。 

  那个可恶的波兰人又来了。上次他来的时候,自己还是孩子,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姐妹被他们两人带走,而现在自己已经成长为大人,却依旧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首都被攻占。狂妄的波/兰,可恶的波/兰,自大的波/兰……我总有一天会让你付出代价!伊万心里有一个声音在低沉地咆哮,然而他却什么也不能做。 

  他什么都做不了。如今的国内局势一片混乱,那个金头发的菲利克斯也是看中了这一点,以德米特里的名义侵入他的家中——可开什么玩笑,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是多么可笑的笑话!然而伊万无法反抗——跟菲利克斯相比,他太弱小了,弱小仿佛不堪一击。伊万抱紧胳膊,尽管身处壁炉旁边,他还是感到由心而生的寒冷。 

  莫斯科这该死的漫长的冬天什么时候能够结束?

  外面的走廊传来脚步声,并且越来越清晰。最后房门打开,脚步声在他面前停下。“托里斯,你刚过来,那孩子的眼睛真的很漂亮哦——”菲利克斯两手抱头,蹲下来跟低着头的伊万对视,“喂喂,我们在说你,你倒是把头抬起来让我们看看啊。”

  伊万睁着紫色的眼眸——那双眸子的深处隐藏着畏惧与怨恨——他颤抖着抬起头来。原本受够了鞑靼的侵虐,以为终于获得了光明,可如今他眼看着又要被眼前这个金发少年拖进黑暗的深渊,伊万咬着下唇,恶狠狠地跟这个波兰人对视。或许是他的眼神太凶狠了,反把一边的托里斯吓了一跳。 

  伊万将目光转向托里斯,一时间两人都愣住了,过了一会儿,托里斯将头偏了过去,隔绝了伊万的目光。 

  伊万也偏过头,却被菲利克斯捏住下巴用力扳回,反复打量:“嗯嗯,跟娜塔莎她们姊妹俩长得确实挺像啊,不过——”他笑着啧啧几声,“怎么就不如她们俩乖呢?” 

 “我说,做个好孩子,不要试图反抗,这样才有好果子吃哦。”菲利克斯松开他的下巴,两手把他按在椅子上,俯身在他耳边说,“你的小动作我都知道——安安心心做你的伊万•布拉金斯基,我大概会留你一命。” 

  这话委实太过狂妄自大了,就以波兰现在的实力,虽然已经占领了莫斯科,但他们远没有到能够让俄罗斯民族彻底消亡的地步。托里斯咳嗽一声,低声喊道:“菲利!” 

  菲利克斯也反应过来自己说了大话,却耸耸肩毫不在意——他也从不在意,收拾残局的永远是托里斯不是他。可这一切被伊万已经记在心里。见他准备走人,伊万突然微笑着说:“呐,我说——”

  “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呢?”伊万一直笑着,笑得狰狞,“你不杀了我,以后会后悔的哟~” 

  菲利克斯突然感受到一阵惧意,他悄悄打了一个寒战,然后被托里斯拍了拍肩膀。托里斯回头看了伊万一眼,叹了口气,然后把菲利克斯拉出房间,两人说着话渐渐走远了。 

  伊万看着两人的背影直至一同消失,目光森寒。那一刻,渴望强大的愿望如同火焰一般燃烧起来。 

  如果说鞑靼在伊万•布拉金斯基的心里埋下渴望强大的种子,那么菲利克斯是在那颗种子上灌水施肥的人。恐怕这个时候,菲利克斯还料不到自己为自己树立了多么可怕的敌人——百年后他终于尝到苦果,这一个可怕的错误让他今后受尽了磨难。 

  而现在,伊万他虽怀着仇恨与屈辱,但他什么也没做,只是静静等着来自外界的消息——等着来自起义军的春风吹去莫斯科的寒雪。 

  1612年10月26日, 米宁和波扎尔斯基所率领的起义军最终获得胜利,至此,俄罗斯恢复统一。 

【菲利克斯•卢卡谢维奇】

  菲利克斯一步一步,最后跪倒在教堂的十字架面前。教堂的屋顶已经被战火所焚毁,然而相比起来,这里已经算是很完好了——举目望去,城市已经满目苍痍,往昔的麦田被狂妄的敌人焚成焦土,奔逃的人群是如此惊慌失措。也有不少人躲在教堂里,躲在十字架之下寻求上帝的庇佑。他们看见了菲利克斯,蠕动嘴唇,却畏畏缩缩,没有人敢上前质问他——菲利克斯倒是希望有人来质问他,来狠狠给他一个巴掌以发泄内心的愤恨,这样菲利克斯内心的负罪感倒能轻一点。 

  他跪倒在地,眼泪滴落,打湿了地上焦黑的红毯。“上帝,原谅我!”菲利克斯说,“瞧瞧我干了什么蠢事!我要死了,我的人民也将因我饱经磨难,他们即将到恶魔的手下生活!这是让我为过去的愚蠢所得到的惩罚吗?” 

  之前强行与挚友分别的情景还历历在目,托里斯绝望的神色在脑海中浮现得那么清晰,菲利克斯捂住脸失声痛哭,泣不成声。他还记得与立陶相识的那天,他们还是小孩子,一起度过无数岁月,然而转眼他们就成了大人,转眼就不得不分别。这一切都是谁害的?是那个该死的条顿,还有东边那个鞑靼小孩!原本他是有机会杀死他们的! 

  菲利克斯痛苦地抱住头,愤怒而又不甘。是啊,他名字是传说中的不死鸟菲利克斯——但又怎么样呢?不死鸟也有自焚之日,现在,他终于引火烧身。 

  然而教堂的大门却被打开。“啊咧?原来你在这里啊,真让我好找。”来人的声音软绵绵的,似乎很温柔,可在菲利克斯的意识中这个声音无异于魔鬼——或者是死神。现在死神来找他了,菲利克斯有些惊恐地回过头,看见来自东方的高大青年,他的衣服上沾满了鲜血——是他子民的血。菲利克斯的心脏一阵抽痛,气氛令他窒息。 

  他还在跟伊万僵持,躲在十字架后的一个孩子却似乎被场面吓到,猛地大哭起来。菲利克斯这才发现躲在十字架后的大多都是小孩子,有这么一个人带头一哭,其他孩子也开始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纷纷放声哭了出来。伊万往孩子们的方向看去,他微微笑了,但在菲利克斯眼里这分明是撒旦的笑容。见到伊万盯着孩子们,菲利克斯的危机感涌上心头,他立刻伸手拦在伊万面前:“你想做什么?” 

  “诶?现在这些孩子都是我的家人了,我当然是管教他们呀。”伊万歪了歪头,“不听话的孩子是不需要的哦~” 

  “……你,休想!”菲利克斯咬着牙一字一顿,“只要我在,你别想动他们!” 

  “哦?”伊万分明微笑着,那笑容却令人胆寒战栗。他上前,枪口瞄准菲利克斯的喉咙:“看来菲利克斯还不知道目前的情况啊。真是的,明明当初占领莫斯科时还没这么糊涂呢。” 

  “让我告诉你吧。”伊万在他耳边说,“波/兰,你的克拉科夫起义已经失败了,你的国家已经灭亡了,东欧王者?去地狱重温你的王者梦吧。” 

  伊万冷酷地笑着,“你以为你还是波/兰吗?不,波/兰已经彻彻底底、永永远远从地图上抹去了——菲利克斯,就算你是不死鸟,我也不会让你有死而复生的机会。” 

评论
热度(6)

© 半绯江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