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绯江山

研究生备考中,无事勿扰




龙族骨科洁癖,婉拒其他任何bl向cp,bg吃路零/路绘+楚夏

aph波中心已退圈,天雷立白以及是某cp薛定谔的黑

省拟城拟,长三角主江苏中心,混邪杂食,不吃帝魔、苏杭和宁杭




关键词已屏,吃拆逆不介意。底线是拆逆抢梗、拉踩和ky,遇上了直接问候全家
会在lof定期整理梦境和平时的摸鱼小段子,其余有脑洞和坑也随机扔上来部分
头像@和度渡河

对面的男孩你看过来01

洪第一视角注意
cp主立波与奥洪,独伊,其他未定
架空学院背景,欢脱日常


  身为班上少数几个没有任何恋爱经验的男孩子,菲利克斯一直被我们视为三班的一朵高岭之花。这家伙一直独来独往,自我意识极其强烈,就算有几个不嫌弃他女装癖的女生在亲近他之后都受不了走人了——当然除了我。身为三班的节操担当,根据我多年的生活经验,我敢拍着胸保证这家伙十有八九是个基佬。 

  不过话虽如此,但他亲口跟我承认的那天我还是被他惊呆了。——那一天在操场上,菲利克斯突然指着大马路上一个跟在我们学校校花娜塔莎•阿尔洛夫斯卡娅后面有说有笑的棕发男生大声说: 

  “伊莎你看见了没有?本大人看上他了歪!我要追他!” 

  “……人家是直男,你确定?”我打量着那个男生,嗯,长得是挺秀气,不过看起来比菲利克斯健壮多了,看来如果能成是攻没跑…… 

  等等,人还没追到手,我为什么要替菲利克斯担心他的菊花? 

  “总之等着瞧吧!本大人一定能把他追到手的!”下午上课之前,菲利克斯信心满满跟我们保证,吓得基尔伯特把水喷了出来:“我的上帝,我到底听见了什么?万年处男菲利克斯居然有了喜欢的人!” 

  “去你妈的,你个混蛋!”菲利克斯骂骂咧咧,冲上去就给了他一拳。两人在过道里扭打起来,我和路德维希赶紧上去把他俩拉开:“好了好了,基尔你也没资格嘲笑菲利吧?你自己不也是一样?”

  贝什米特这家兄弟的性格真是迥然不同,弟弟自打进入青春期就跟四班的费里西安诺各种花式秀恩爱,但基尔伯特,说真的,我跟罗德都吵过几回架闹过几次分手了,我居然没见他对任何人有过什么心思。我一直以为他是个基佬,直到有一次我无意看见了他的日记: 

  【本大爷真是从小帅到大,哪像伊丽莎白,小时候那么爷们现在居然成了娇娇女;弗朗西斯跟菲利克斯,本大爷真搞不懂为什么那么漂亮的小女孩长大之后居然成了男的……果然只有本大爷最正常!本大爷真是帅爆了!】 

  我有时候真的觉得,基尔伯特他能单身到现在,也不是没有一定道理的。 

  基尔伯特在原地捂着肚子笑够了,然后才说:“好吧,虽然这听起来很扯淡——不过既然你好不容易开了窍,本大爷也一定会帮你的。”我已经说过了,基尔,你没资格笑话人家。 

  “不如你打扮成女孩子,约他去夜店试试。直接来一发什么都成了,到时候你再假托自己怀孕……”基尔伯特,你这出的什么馊主意——冷静点!菲利!不要拿那么厚的字典往他头上砸!会出人命的! 

  “……哥,你就不要在这里添乱了。”路德维希抽搐着脸部肌肉,强行把他哥拖回座位上了。菲利克斯哼了一声,也坐回位子上。他坐在我斜对桌,我看见他低着头翻开手机相册,全是偷拍的那个棕发男生——天啊,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他居然是痴汉属性。我看见他在屏幕上左滑右滑,最终挑出一张最赞的设置成了桌面。 

  我忍不住用笔戳了戳他后背:“菲利,你老实告诉我,你看上人家多少天了?这些照片都是哪来的?” 

  菲利克斯转过头来,脸上一个大写的得意:“你猜?我敢打赌你肯定猜不到歪。我前段时间去找了贝瓦尔德——” 

  “你别告诉我你居然色诱了那个面瘫!”我大惊,“拆cp是不道德的行为,你别去破坏人家夫夫的幸福生活!” 

  “你想什么呢,我说我去找了贝瓦尔德他媳妇儿,伊莎你的脑洞能不能小点,本大人在你心目中到底是什么样子啊歪。”菲利克斯鄙视地看了我一眼,“他媳妇提诺跟二班的爱德华是好朋友,爱德华跟托里斯——哦你还不知道吧,托里斯就是他名字,他们两人也是好朋友,我拜托提诺去找爱德华拍的。” 

  这关系都快把我给绕晕了,我好不容易把关系给整出来:“你的意思是,这些照片都是你拜托提诺去找托里斯的好朋友要的?” 

  “倒也不全是歪……”菲利克斯罕见的一脸羞涩,“我还去找了霍兰德——你知道的,只要给钱他什么都肯干。” 

  我一头撞在桌子上:“菲利,你是有钱没处烧啊!” 

  老师捧着一堆试卷,阴着脸进了门。进门的头一句话就是劈头盖脸一顿骂:“你们这次的名次怎么掉的这么厉害?!这次连隔壁班都没考过!教给你们的东西都拉屎拉掉了是吗?!你们马上要学新课本了,照这样子还学什么学!” 
   
  菲利克斯咳嗽一声,用手机给我发短信:“也没花很多钱,四百吧。”这还不叫多,我省吃俭用买的dv机也只有一千多好吗?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是土豪? 

  我拿起手机刚想回复,菲利克斯就被老师点名了。“菲利克斯,你这次总分居然比上次考试少了足足三十分,你怎么搞的?明天给我把反思写了交上来!” 

  我听见基尔伯特低声怪笑了一声。 

  菲利克斯往他那边看了一眼——我简直能感受到他眼神里所包含的怨愤。他拿起了手机。 

  然后基尔伯特的手机响了。全教室都充斥着这位大爷品味独特的摇滚乐,菲利克斯将手机好整以暇地收进抽屉,摆出看好戏的姿态。老师愣了一下后暴跳如雷,指着一脸懵逼的基尔伯特:“基尔伯特,你胆子真是越来越肥了,居然敢把手机带教室里来!” 

  唉,其实被菲利克斯整到也是他活该,谁让他蠢到上课不知道调静音…… 

  我正叹息着,突然注意到窗外有个棕色脑袋在移动。老师还在破口大骂,一个眼熟的身影出现在教室门口——慢着,这不是菲利想追的那个叫托里斯的男生吗?我下意识地转头去看菲利,果然菲利克斯看见他之后眼睛“刷”地就亮了。 

  我感觉他不仅眼神亮了还自带了bgm:“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话……” 

  托里斯不慌不乱,很礼貌地敲了敲门:“老师,打扰一下,能喊个人去领一下你们班的新课本吗?” 

  菲利克斯“唰”地站起来:“老师,我去!”慢着菲利,虽然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但以你这副小身板,你确定不需要人来帮忙吗? 

  基尔伯特显然察觉到刚才是菲利克斯在整他,怨恨地看了他一眼,举手:“老师,菲利克斯一个人肯定领不动,我也去帮忙!”基尔伯特,你确定你是去帮忙不是去当电灯泡? 

  班级两大烦人王交锋,其他同学很明智地保持了沉默。老师在讲台上抖了半天,终于叹了口气:“给我早去早回!” 

  我看了满脸茫然的托里斯一眼,也叹了口气——可怜的还不知道情况的小白花,看来一会儿就会被两人给烦死了。

评论(3)
热度(32)

© 半绯江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