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绯江山

研究生备考中,无事勿扰




龙族骨科洁癖,婉拒其他任何bl向cp,bg吃路零/路绘+楚夏

aph波中心已退圈,天雷立白以及是某cp薛定谔的黑

省拟城拟,长三角主江苏中心,混邪杂食,不吃帝魔、苏杭和宁杭




关键词已屏,吃拆逆不介意。底线是拆逆抢梗、拉踩和ky,遇上了直接问候全家
会在lof定期整理梦境和平时的摸鱼小段子,其余有脑洞和坑也随机扔上来部分
头像@和度渡河

黑森林往事07

 西幻架空,本章主娘塔波立注意,擦边球瑞奥娘?

中华组出场


   雅金卡的心思瞬间千回百转,把这几天的事情连起来过了一遍。原本她对托莉雅家养着一只神鸟的事情还抱着怀疑态度,不过现在看来已经不用怀疑了,眼下的问题是怎么糊弄尼古拉——她几年前在王都见过这位少年将军,他可不是什么好心肠的人物,虽然他看起来只是打算把几个人软禁在这里,直到他的国王表兄那里传来消息为止。

  托莉雅被雅金卡扶住,抬头愤怒地和尼古拉对视:“我已经说了,我家没有神鸟!你刚才也已经将我家翻了一个底朝天了!”

  尼古拉弯了弯嘴角:“真有意思,你家没有不代表神鸟就不在你手上。”

  雅金卡定了定神:“殿下,神鸟现在确实不在我们手里!但是我知道神鸟在哪里,只要给我和托莉雅五天时间。”

  托莉雅想说话,被雅金卡眼疾手快地捂住了嘴。

  

  尼古拉盯着雅金卡看。雅金卡悄悄搂紧了托莉雅的胳膊,最后尼古拉居然点头肯了:“好,三天。你们必须都在库卡。”

  “三天就三天。”雅金卡咬牙说,“但是后面那条我办不到——神鸟在卡芙尔呢!没有托莉雅,你们谁也找不到它的。”

  尼古拉显然并不信任她们。他是答应了雅金卡给她三天时间,却命令自己的亲兵围住雅金卡家的宅院,对她们的一举一动都严密监视。三个人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之后,托莉雅进厨房给她们准备早饭去了,维蕾娜冲着雅金卡喋喋不休地抱怨,说把她卷进了大麻烦里面,直把雅金卡说得心烦意乱:“拜托,维蕾娜,你能不能闭嘴?你这样还想瓦修娶个唠叨的小老太婆回家?”

  维蕾娜冷笑一声:“我跟瓦修的婚约早就解除了,你别拿这条来框我。”

  雅金卡扶住额头:“是吗,瓦修真够幸运的。”

  维蕾娜气急败坏地跺了跺脚:“雅金卡,闭上你的嘴!不管你怎么说,那什么神鸟我是真管不到,我只关心爱丽丝和费里……”

  “卡芙尔城我肯定要去一趟的。”雅金卡将昨天去瓦尔加斯家的事大概和维蕾娜讲了一遍,“这件事应该不是爱丽丝他们透露的风声——我不太清楚到底有多少人知道这事,一会儿还得问问托莉雅。但这事和他们脱不了关系,太巧合了。”

  维蕾娜看样子松了口气:“只能拜托你了。爱丽丝和费里都是我朋友……”

  “也是我朋友。”雅金卡撇了撇嘴,突然伸手抓住她衣袖,“说起来,有件事我想问你,爱丽丝和莫妮卡的关系很好吗?”

  “哈?那当然!”维蕾娜一脸莫名其妙,“她们可是从小玩到大的,你问这个干什么?”

  “莫妮卡是不是跟伊万进森林打猎了?”

  “是啊,早一周就通知消息了——贝什米特家可是主持。”

  “莫妮卡会告诉爱丽丝这事吧?”

  “当然!你在想什么?”维蕾娜问着,觉察出一股子不对劲来,“发生了什么事?”

  “没什么。”雅金卡转了转眼睛,“我去看看托莉雅早饭做完了没。”

  托莉雅的早饭自然还没做完。不过雅金卡可不管这些,上来就搂住了托莉雅的脖子。出乎意料地,托莉雅没像往常一样任由她胡闹,反而甩开了她的胳膊:“别闹了。”

  “你在生气?”雅金卡趴在桌子的一端问她,托莉雅不说话,把锅碗弄得霹雳乓啷一阵响。雅金卡看了一会儿“扑哧”一声笑出来了:“托莉雅,你生气的样子还蛮可爱的嘛!”

  托莉雅恼怒地瞪了她一眼,终于撑不住了,她搁下碗说:“谁让你答应他的?”

  “你是因为这事生气?”雅金卡讶然,“我还以为你是因为维蕾娜吃我的醋,好嘛我保证下次不敢……哎哟!”

  她话没说完被恼羞成怒的托莉雅拧了腮帮子:“你再说一次试试?”

  “我错了!我保证没下次了!”雅金卡举手讨饶,托莉雅白了她一眼,这才放开她,转过身又气呼呼地去烤面包去了。于是雅金卡跑到她身边给她打下手:“你放心,还有三天时间呢——翅膀长在它身上,我们就算见到了也不一定能把神鸟给逮住是不是?”

  “但是三天之后你怎么跟他交代?”

  “你放心好了。”雅金卡眯了眯眼,“会有办法的。”

——

  黑森林里,王耀倚在树上一派逍遥之样。如今外边已是秋季,然而这里却奇迹般的依旧生机勃勃,一片葱茏景象。这一圈子的浓绿正围着中央的深潭,而树上,阳光透过茂密的叶洒在人的脸上——他还在打盹,然而青鸟却在他头顶上盘旋鸣叫,见他不理不睬,赌气地在他脑袋上啄了一口,突然化成漂亮的女孩子跌落在他身上。树枝再结实也是受不住两人的,王耀惊叫一声,和女孩子一起掉到地上。

  “晓梅!你又调皮!”

  唤作晓梅的女孩子撇撇嘴,蹦蹦跳跳从地上起来,留下王耀躺在地上扶着腰,龇牙咧嘴唉声叹气:“哎呀,你们这些小辈什么时候能安分一点,我的老腰嗳……”

  “都怪哥哥睡得太死啦,还睡在这种不安全的地方,我已经叫你好几遍了!”林晓梅伸手把他拉起来,顺手给他拍了怕身上沾染的泥土,“幸亏是我在呢,要是是王嘉龙……”

  “你在喊我吗?”王嘉龙适时地从水里把头探出来。和王耀相比他还只是一条小龙,年纪连林晓梅都比不过,但他最大的兴趣爱好就是念叨王耀这里不对那里不对。林晓梅和王耀对视一眼,异口同声:“没事!你去看看濠镜吧!”

  王嘉龙点了点头,又沉回潭底去了。王耀舒了口气,转头问林晓梅:“不好好在你的风神洞呆着,怎么突然过来了?”

  “我想你了,不能来看你?”眼看王耀一脸被震撼到的表情,林晓梅吐吐舌头,“开玩笑的,当然有事情,你忘了罗慕路斯吗?”

  “……晓梅,大秦好歹算我的朋友,你哥哥的忘性还没这么大。”王耀抬手有些哭笑不得地敲敲少女的脑袋,林晓梅有些幽怨地捂住额头看他:“你忘性是不大,你的老朋友倒快成糟老头啦!——我刚刚接到他的密信,斯拉克的王室又准备对瓦尔加斯家族动手了。”


评论
热度(6)

© 半绯江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