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绯江山

研究生备考中,无事勿扰




龙族骨科洁癖,婉拒其他任何bl向cp,bg吃路零/路绘+楚夏

aph波中心已退圈,天雷立白以及是某cp薛定谔的黑

省拟城拟,长三角主江苏中心,混邪杂食,不吃帝魔、苏杭和宁杭




关键词已屏,吃拆逆不介意。底线是拆逆抢梗、拉踩和ky,遇上了直接问候全家
会在lof定期整理梦境和平时的摸鱼小段子,其余有脑洞和坑也随机扔上来部分
头像@和度渡河

小鸟与花——两个战争疯子的爱情【普洪】(01)

  伊丽莎白提着还没来得及擦拭掉血迹的长剑进殿,一路上她听见所有人都在议论——议论就议论吧!她不在意。她漂亮的绿眸里对驰聘战场的热情还没有掩去,她还沉浸在厮杀敌人的快感里,她还渴望着下一场战争——可惜,上一战之后那个脆弱的小国已经承受不住缴械投降了,短时间自己将无事可做,只能干坐着发霉。伊丽莎白想到此就不禁烦躁,她又听见那些打扮光鲜的贵妇人们在悄悄说着话:

  “整日和男人们在一起,做着男人才做的事,陛下也不管管么?”

  “要我说,陛下恐怕这次召她回来,就是来商议她的婚事的吧?”

  “不如来猜猜看陛下预备将她许配给谁?”

  伊丽莎白听得心头微怒,她冷笑一声,往那群贵妇人走去,猛地出剑削掉了其中一位的面纱。女人吓得尖叫一声,随后被她眼中的冷酷给惊得不敢说话,几个人在她面前恭顺地低下头去。伊丽莎白微抬下巴睥睨她们,收回剑道:“愿意当男人的娇花是你们自己的事,下次别再让我听见这些话,否则我的剑是不长眼的,伤到你们可就不好了。”

  一时间整个大厅都鸦雀无声。二十一岁的伊丽莎白是帝国极为杰出的女将军,当同龄的女孩子还依偎在父母的怀里撒着娇的时候,她已经骑着和自己几乎等高的马匹征战沙场了。十五岁那年她指挥着军队英勇地在敌军阵中杀出一条血路,解救了被围困的要塞科塞罗门城里面数万士兵,从此一战扬名。帝国的少女普遍在十六七岁时嫁人,伊丽莎白显然是异类,她杀戮的威名让不少人瑟瑟发抖,也就只有这些和她年岁差不多的贵妇人们笃定她不敢对自己下手。

  也就只是她们自以为而已。伊丽莎白挺直腰背睨视她们的时候,她们照样会恐惧到发抖。伊丽莎白享受这样的感觉——这样便如同回到了她热爱的战场,那些敌人看见她的时候便如同看见神话中的女战神,开始时的害怕惊慌到后来被打败时的屁滚尿流,所有所有无一不在告诉她,自己有多么强大。伊丽莎白知道,自己在民间的外号是女战神“马西娅”,这个世界能和她并称的只有远在西方的联邦王子基尔伯特·贝什米特,人们称呼他为“马克”——与女战神马西娅相提并论的战神。

  她是女战神,所向披靡的女战神!在征服下所有土地之前女战神怎么会安安心心地嫁人生子?

  贵妇人们此时已不敢说话,低着头,交叉的修长双手微微颤抖着。伊丽莎白瞄了一眼,冷哼一声,转身向大殿走去。这次宴会皇帝特地招她回来,必有什么重事。伊丽莎白推门进去的时候看见了罗德里赫——他正在入神地为宴会演奏钢琴曲。罗德里赫的琴曲永远是柔和静谧的,伊丽莎白这才稍稍平复了心里的那些戾气,走上前向高座上的皇帝行礼:“陛下。”

  

  钢琴声稍稍停了一瞬,又重新响了起来。

  皇帝道:“你起来。西方的王室们与远东的使者将要前来参加宴会,你先跟着贝露琪公主去换一身衣服。”伊丽莎白下意识低头看了看自己,还未来得及换下的军装不少地方还蹭着灰尘。她抬头,贝露琪正站在皇帝身后,微笑着向她伸出手:“跟我来吧,海德薇莉小姐。”

  “是。”

  伊丽莎白微微一笑,两位少女白皙的手交叠在一起。

  贝露琪带着她穿过重重走廊,女孩子的影子和花木的剪影一同层层叠叠映在被侍女擦拭得一尘不染的地面上。走过一段路,贝露琪说:“伊莎,在外边很辛苦吧?”

  刚刚面对长舌的贵妇人们还坚硬冷酷的心为好友发自内心的关怀所温暖融化,伊丽莎白抬手拢了拢耳鬓的棕发,笑着:“这几次都很顺利,别担心。”

  “我可不担心你,人们都说伊丽莎白是天神赐给咱们的马西娅呢。”贝露琪打趣她,突然凑到伊丽莎白的耳边小声说,“你知道吗?听说今天西国的那对兄弟俩也会来。”

  “谁?”

  “贝什米特家族的那两个。”

  伊丽莎白沉吟片刻,才想起来贝什米特是西国的王室姓氏。这么说就是那个与她齐名号称是西国战神的王子基尔伯特咯?伊丽莎白眼前一亮,嘴角不禁勾起笑容。

  贝露琪一看她这个样子,就知道这位女战神心里在想些什么了,她不禁撇了撇嘴:“伊莎,我父皇是不会让你在宴会上和西国的贵客干一架的。”

  伊丽莎白回过神来:“放心,我不会的。”

  贝露琪狐疑地看了她一眼,摆明了不信伊丽莎白的这句话。她拉着伊丽莎白走进走廊尽头的房间:“不说这个了,关于礼服你是喜欢哪种颜色?”

  伊丽莎白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突然听见大殿方向有人在报:

  “敬迎来自西国的基尔伯特·贝什米特殿下与路德维希·贝什米特殿下!”


评论
热度(26)

© 半绯江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