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绯江山

研究生备考中,无事勿扰




龙族骨科洁癖,婉拒其他任何bl向cp,bg吃路零/路绘+楚夏

aph波中心已退圈,天雷立白以及是某cp薛定谔的黑

省拟城拟,长三角主江苏中心,混邪杂食,不吃帝魔、苏杭和宁杭




关键词已屏,吃拆逆不介意。底线是拆逆抢梗、拉踩和ky,遇上了直接问候全家
会在lof定期整理梦境和平时的摸鱼小段子,其余有脑洞和坑也随机扔上来部分
头像@和度渡河

立波傻白甜短篇【穴鸟生贺】

在我童年的时候,我还是卢卡谢维奇公爵爵位最幼小的第四顺位继承人。我还有几个哥哥姐姐,那时候他们都已经足够大了,拥有独效忠于自己的骑士,而我只能跟在后面干巴巴地羡慕着。 

所有人,包括我的兄姐与服侍我的侍者仆人,他们都认为我是一个足够怪异的人——我总是喜欢一个人躲在角落里,一个人孤零零地下着围棋。能和我说得上话的只有我最小的姐姐雅金卡,她摸着我的头说:“菲利很聪明呀,为什么不和别的孩子一起玩?” 

我仰头看着天空,却在心里构建出另一片广阔的世界。这样的世界多美妙啊——有鲜花有草地,却只有我一个人。我可以毫无顾忌地在草地里打滚,这是我在现实中无法做到的事情。卢卡谢维奇公爵家家教严格,每当我稍微露出放纵的姿态,就会有人告诫我必须要有贵族的样子。我不喜欢有人来拘束我,所以等到我们的父亲——老卢卡谢维奇一旦去世,我立即宣布放弃爵位的继承,自己搬出了公爵府。那年我十四岁。我依然没能拥有属于自己的骑士,不过我已经不在意了,我自己便可以当自己的骑士。我想我一个人也能过的很好。 

雅金卡姐姐在后来某天过来看我,她告诉我她不日即将出嫁,希望我能出席她的婚礼。当然,我的注意力并不在她的婚事上,而是她带来的那个毛头小子——她的新任骑士托里斯•罗利纳提斯。雅金卡来的时候我正穿着自己钟爱的裙子躺在屋顶上看书,突然听见底下一声叫唤,于是我从屋顶探出头往下俯看,看见一个清秀的和女孩子似的棕发少年。他试图喊我下来:“小姐,上面很危险,您还是下来吧?” 

我于是从屋顶上跳下来。雅金卡还未下马车,他局促地东张西望:“请问一下,菲利克斯•卢卡谢维奇先生在哪里?” 

“我就是歪。” 

“……什么?” 

“我就是菲利克斯,你有什么事情?” 

雅金卡这时才姗姗来迟,解去了男孩的慌乱不安。 托里斯•罗利纳提斯,他是雅金卡的新一任骑士,上一任骑士在我放弃继承权离开卢卡谢维奇家之后,在一次狩猎中不幸身亡。我和托里斯第一次见面,看起来这个棕发的男孩子还很羞涩,雅金卡离开我去屋里整理衣服的时候,我鬼使神差地问他:“你结婚了没有?” 

“没有,先生。”他毕恭毕敬,我却无端地厌恶起来他这样的姿态了。我喊他去看我栽在院子里的春白菊,他看起来有些拘束,反而让我生起了恶作剧之心。雅金卡喊他回去的时候,我顺手将一朵春白菊插在他发间。 

雅金卡问我:“菲利,你很喜欢托里斯吗?” 

“你说什么呢歪。”我从她的神情里敏锐地察觉出一丝异样,雅金卡是个隐藏情绪的高手,显然她在策划什么事情。在我的注视下,她摇了摇头:“没什么。” 

我转头再看一旁骑在马上的托里斯。为什么挑中了托里斯这样一个和我差不多年纪的青涩少年,我也不明白雅金卡的想法。我说:“托里斯长得真像女孩子歪,雅金卡你怎么选了他当你的骑士?”

“菲利,你可别说别人,你身上的裙子还没脱下来呢!”雅金卡说起话来毫不留情,“要是父亲看见你这幅样子,非得气活过来再气死一次。” 

“他对我的要求我全都做到了,他管不到我歪。”我拎着裙摆跑去托里斯那里。 

托里斯已经把头上的春白菊取下来了,插在马的鬃毛上,意识到我在看他,他也转过头来对我温温一笑。我也笑了,走过去拍了拍他身下马匹的头,对他说:“托里斯,我姐姐拜托你了歪。” 

“小……先生请放心。”如此生疏的称呼听得我心里有些不痛快,我摆了摆手说:“不用喊我先生,喊我菲利就好了。”  

他眨了眨眼,心里尚还犹豫,不过在我的坚持下还是改了称呼,于是我不禁开心起来,嘱托他时常陪姐姐来我家做客。说实话,长这么大以来我第一次对他人这么热情,可能是与托里斯与生俱来的亲和力有关。 

那天晚上我梦见了托里斯,我梦见我带他去了只有我的那片草地,我的小天地。其实直到现在我也搞不明白我对托里斯到底什么感情,不过我喜欢他这是必然的。 

又在来往几次之后,我和托里斯慢慢相熟起来。他告诉我他还有一个妹妹,叫达莉雅,也是个很不错的女孩子,雅金卡和她的感情很深。这感情到底是友情还是爱情我不敢断言,不过雅金卡后来逃婚了,一同消失的就是达莉雅。家族除了我以外皆愤怒不已,最后赔了许多钱草草收场。 

雅金卡离开,托里斯也丢了护卫的工作,我于是让他以园丁的名义住进了我家。他是个很可爱的人,把我院子里的春白菊和三色堇都照顾得很好,我在梦里梦见托里斯的次数也越来越多,我可以确信我的小天地终于不是我孤身一人了,我喜欢托里斯,或许第一次见面就喜欢上他了。 

但我不知道托里斯是什么时候对我抱有同样的感情的,我从没向托里斯说出自己的感情——毕竟在这个时代,同性的爱情被视作大逆不道。不过总之我们依旧在一起了,那天我在书房找到托里斯,他正在翻看自己从前的日记,我看见被他做成书签的春白菊。他问我:“菲利,你是贵族,为什么没有自己的骑士?” 

“因为我年纪最小歪,后来等到十几岁的时候我父亲去世了,我放弃继承权搬出了公爵府,自然没有骑士效忠。” 

“那让我来做好不好?” 

“唔?” 

我们在那天顺理成章的接吻,再然后顺理成章的相爱。 

评论(2)
热度(22)

© 半绯江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