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绯江山

研究生备考中,无事勿扰




龙族骨科洁癖,婉拒其他任何bl向cp,bg吃路零/路绘+楚夏

aph波中心已退圈,天雷立白以及是某cp薛定谔的黑

省拟城拟,长三角主江苏中心,混邪杂食,不吃帝魔、苏杭和宁杭




关键词已屏,吃拆逆不介意。底线是拆逆抢梗、拉踩和ky,遇上了直接问候全家
会在lof定期整理梦境和平时的摸鱼小段子,其余有脑洞和坑也随机扔上来部分
头像@和度渡河

炀扬

文人性转里的那条弹幕【隋炀帝与扬州不死不休】硬是把我豁出一口玻璃渣血,全国只有扬州有隋炀路这个梗我能吃一年……

想一想,已经对尘事麻木的扬州某一天经过隋炀帝陵,忍不住停下来过去看他。隔着墓碑扬州说我这辈子最料不到两件事,一件事是我的名字真的成了对你的谶言,一件事是我会记住你这么长时间。

扬州说你一定也料不到,我最后还是成了一座普通的小城,你挖的运河现在很多游客来参观,人多得要命,灯也点得通亮,我都已经快忘了它以前是什么样子了。

杨广啊杨广,你说曾经的我为什么要叫广陵,要在名字里带上一个“陵”字呢,说不定我如果不叫广陵,我就不会……

扬州再也没说下去。

评论(3)
热度(4)

© 半绯江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