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绯江山

研究生备考中,无事勿扰




龙族骨科洁癖,婉拒其他任何bl向cp,bg吃路零/路绘+楚夏

aph波中心已退圈,天雷立白以及是某cp薛定谔的黑

省拟城拟,长三角主江苏中心,混邪杂食,不吃帝魔、苏杭和宁杭




关键词已屏,吃拆逆不介意。底线是拆逆抢梗、拉踩和ky,遇上了直接问候全家
会在lof定期整理梦境和平时的摸鱼小段子,其余有脑洞和坑也随机扔上来部分
头像@和度渡河

与妹书【耀湾亲情向/耀越】

①古代架空
②耀湾亲情向,耀越,微闽湾
③书信体

吾妹晓梅:

  见字如面,多年未见,你可安好?

  家国动荡如此,十多年前逆贼攻破长安,你与王家失散时尚是垂髫。这么多年,爷娘一直念着要回长安寻你,然逆贼势如破竹,终不能如愿。爷娘十年前双双离世,生前他们曾遍身罗绮,身后却唯有一张草席相覆,吾家兄弟三人孑然一身,何等凄凉!

  汝嫂阮氏,她那时从长安一路逃难过来,告诉了我你的消息。我听闻你已被林家收养,如今是林家的小姐,正好圣上出兵征讨,我在征兵行列。我找回你时,你确还是林家的小姐,然而林家已经没人了,只剩你,躲在柴堆里头对着士兵惊恐万分。我带你认祖,带你归宗,你却始终与我疏离。我那时想,你或许以为我是害死林家的仇人。圣上英明,领着军士夺回长安,一雪靖康之耻。天下安生了几年,我亦衣锦还乡,与阮氏完婚。她是温柔贤惠的女子,我不在时,两个幼弟皆是她在照顾。

  我在新婚之夜喝得大醉,醒来时你却出走了。我不知道你离家去了哪里,直到前些日子来自东瀛的本田菊告诉我,你早已嫁为人妇,夫婿是你在林家时的远亲兄长闵海生。他是出海的商人,你的日子在这乱世中也算安稳。你的地址,也是他告知我的,他后天就走,我托他将这封家书交给你。

  你若收到,千万不要回信。如今神州蛮夷的铁骑肆虐,命不保夕,我尚不知自己能活到几时。阮氏早已离我而去,嘉龙、濠镜二弟也在逃难中与我失散,凶多吉少,我唯一的亲人也只知有你一人在世。你若还认我为兄长,便为你的嫂子阮氏多设一牌位,清明多烧些纸给她。

  阮氏嫁我两年。四年前圣上突然驾崩,食肉者利欲熏心,大敌当前,竟不顾百姓死活,自立门户相互对峙。她嫁我也没过几天好日子,萧陵城破,阮氏为夷兵所杀。我至今还记得她死去时的情形。我投在楚王麾下,此仇不报,我若未斩下几个蛮夷头领的头颅,到了奈何桥边无颜与她相见。

  这几年,我随着军队走过许多地方。从小兵卒到成为楚王之将,可我见到的景色都是一样的:百姓永远面黄肌瘦,良田无人耕种,野草疯长。这是最常见的情状。他们还是幸运的,因为与之相比,更悲惨的是沙场,血流成河,尸体相叠成土丘。乌鸦层层相聚,以腐尸为食。有些地方,已有易子而食者。而上位者歌舞升平,对尘世的悲惨情形视而不见,朱门酒肉臭,何等悲哀之事!

  经行江山几处改,多少亲朋尽白头。阿妹,保重啊!

                                               兄   王耀
                                        壬戌年元月初五作

评论(3)
热度(16)

© 半绯江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