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绯江山

研究生备考中,无事勿扰




龙族骨科洁癖,婉拒其他任何bl向cp,bg吃路零/路绘+楚夏

aph波中心已退圈,天雷立白以及是某cp薛定谔的黑

省拟城拟,长三角主江苏中心,混邪杂食,不吃帝魔、苏杭和宁杭




关键词已屏,吃拆逆不介意。底线是拆逆抢梗、拉踩和ky,遇上了直接问候全家
会在lof定期整理梦境和平时的摸鱼小段子,其余有脑洞和坑也随机扔上来部分
头像@和度渡河

【普波】牵牛花

“我得承认,本大人好像有点喜欢上隔壁的那个矮个子了,虽然曾经的我们关系好像并不是很好。”
  ——摘自基尔伯特•贝什米特的《本大爷日记》

今天是春天里一个罕见的好天气。街道的拐角处、贝什米特家的隔壁房子里新搬来了一户人家:“是个可爱的小男孩唷,基尔一定会喜欢他的。”当贝什米特夫人这么告诉自己患有白化病的长子基尔伯特、并鼓励他去结交新的朋友的时候,五岁的菲利克斯正趴在窗台上,摇摇晃晃地去够爬满墙壁的牵牛花。

牵牛花攀得很高,浅紫的花如少女的裙摆,风一吹,便在和煦的春日里轻快地跳起舞来。孩子明净如绿宝石的眼睛里绽放开名为向往的光芒,可下一刻,眼中的光芒便被惊叫打断:“菲利!你又不听话!”

卢卡谢维奇夫人提着厚重的裙摆跑过来,把菲利克斯抱下窗台。菲利克斯不停挣扎着,一手指着牵牛花:“花!花……”

女人赶紧探出头摘下几朵,别在菲利克斯柔软的金发上,一面柔声哄着哭闹的孩子:“花在这里,菲利不要再任性了,你从窗台上跌下去的话,会很疼的哦。你看,花已经在菲利头上了。”

她把菲利克斯抱到镜子前:“你看,菲利很漂亮呢!”

菲利克斯眨眨眼睛,镜子里那个戴着花的、白净漂亮的小孩子同样眨眨眼睛。可是那大片的牵牛花呢?和煦的阳光呢?温暖的风呢?

菲利克斯撇撇嘴,又要开始哭闹了。可是母亲急急忙忙——厨房那边传来了对她的呼唤声。她跑去关起了窗户:“菲利一个人在房间一定要乖乖的!”

牵牛花、阳光和风都被关在窗户外了!小孩子看着母亲离去的背影,起身跑到窗户前,对着关起的窗户伤心地哭了起来。

“基尔伯特!我敢打赌没有我,你绝对没法把菲利克斯从他的小屋子里拉出来。”伊丽莎白跑上柴垛,手中抛着一枚脏兮兮的、刚从污泥捞出来的铜币,“喏,刚拾到的铜币,拉出来就归你,我们赌不赌?”

“赌就赌!”基尔伯特不服气地仰头嚷嚷,“不就是个小矮子吗,本大爷拖都能把他拖出来!”

“得了吧,就你?”伊丽莎白嘲笑道,“菲利绝对不会听你话的!”

基尔伯特重重地哼了一声,转身就跑过去敲卢卡谢维奇家的门。卢卡谢维奇夫妇有急事都出去了——最近他家不很太平,周边的邻居都知道的,卢卡谢维奇夫人为了节省开支已经辞退了家里所有的佣人。夫妻两人出了远门,临走把菲利克斯托付给海德薇莉家照顾,除了菲利克斯不会有人在家。基尔伯特敲了几声门,里面毫无动静,他有点不耐烦了:“喂,菲利克斯!出来玩啦!”

屋子里终于传来动静,基尔伯特凝神屏气等了一会儿,不远处隐藏在牵牛花藤里的窗户被“咯吱咯吱”地慢慢推开了一条缝,一张气鼓鼓的小脸从窗缝里露了出来。菲利克斯推开窗户,骂道:“基尔伯特,本大人在睡午觉呢,你能不能安静点歪?”

基尔伯特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伊丽莎白,她正抱着头半倚着柴垛,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看见基尔伯特回头看她,她挑挑眉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真是岂有此理,本大爷居然被男人婆给看轻了!基尔伯特咬咬牙,又转过身去:“我们在赌钱呢,你来不来?”

“不来。”

“一枚铜币。”

“不来。”

“真不来?你不会是怕你自己输给我吧?”

“本大人怎么会输给你这种家伙歪!”菲利克斯立即反驳,“就算输了本大人最后也能赢回来,你等着!”

基尔伯特大喜,以为伊丽莎白的铜币已经近在眼前。然而菲利克斯瞥了他一眼,再往远看见了伊丽莎白,他转了转眼睛,嘴角微微勾了起来:“不过你想赢伊莎的钱,本大人可不帮你!”

他说完这句,当即果断去合窗户。基尔伯特一惊,一下子扑了过去扒紧窗户。菲利克斯“唉”了一声,怒道:“你放手!”

“不放,你出不出来?”

“不出来!”

菲利克斯的脾气倔,基尔伯特的脾气也倔,看见菲利克斯不肯配合,他心中越发烦躁,两人一直扒拉着窗户都不肯放手。基尔伯特力气大,两人僵持着,突然菲利克斯一声惊叫,从窗台上掉了下来,手里扯了一大把的牵牛花。这下可好——两人一起跌倒在地面上,基尔伯特疼得龇牙咧嘴,菲利克斯趴在他身上,一身狼狈。

基尔伯特还没说话,菲利克斯眨了眨眼,看了看零落一地的牵牛花,突然就哭了。

评论
热度(9)

© 半绯江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