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绯江山

研究生备考中,无事勿扰




龙族骨科洁癖,婉拒其他任何bl向cp,bg吃路零/路绘+楚夏

aph波中心已退圈,天雷立白以及是某cp薛定谔的黑

省拟城拟,长三角主江苏中心,混邪杂食,不吃帝魔、苏杭和宁杭




关键词已屏,吃拆逆不介意。底线是拆逆抢梗、拉踩和ky,遇上了直接问候全家
会在lof定期整理梦境和平时的摸鱼小段子,其余有脑洞和坑也随机扔上来部分
头像@和度渡河

花蝴蝶【耀波未完】

灵鸟组国设BG,一篇未完的游记。东方凤凰与西方不死鸟的爱情故事,其实我早就想写了呜呜呜

这是王耀第一次来华沙。在很多年以前,他曾经听伊万提起过这座东欧老城,那时候苏联人用不屑的口吻向他描述了东欧小国抗击命运时如何的不自量力——可出乎意料地,王耀对这份不自量力并不反感,他甚至轻笑一声:“几十年前所有人也以为我不自量力呢。”于是苏联人不吭声了。不过自打伊万这么说之后,王耀不知不觉关注起了东欧的土地。这次来到华沙,他早在书页中听过了,这座城市是这个民族以爱国的一片热血为媒介而死而复生的,可亲眼所见死而复生之城,见到那座气势昂扬的美人鱼塑像,他还是打心底感受到了震撼。
“嗨!”穿着花裙子的姑娘匆匆忙忙地从他身边跑过,像一朵花蝴蝶,几乎让王耀离不开眼——现在这朵花蝴蝶停下来了,就停在他的身前,金发女孩拎着裙摆,转身好奇地打量他,用流利却带有口音的英语问道,“你是东方人吗?中国人?”
王耀愣了愣,急忙回答:“是的。”想了想,他又问,“请问肖邦公园该怎么走?”
女孩笑着指了一个方向:“沿着这个方向直走就行了。”
花蝴蝶转身,又飞快地跑远了。王耀注视着她的背影,不自觉露出了笑容。
说起来,他曾在马克思的著作里读过关于这座小国的往事,却一直没见过这座名叫“波兰”的国家的化身。他也曾听弗朗西斯提起过,这里的化身是名女性,是金发碧眼的东欧美人,而在欧洲人的口中,“不死鸟”是她的外号——连她的死仇敌伊万都不得不承认的外号。可惜的是这次他不过是来往的一介游客,恐怕还是不能见到本尊。王耀略有遗憾地想着,背着包慢慢走在安静的街道上。
没想到花蝴蝶又飞回来了。“咦,东方人!”女孩从前面一个拐角出现,看见王耀惊异地笑开来,嘀咕着跑过来,“走得可真慢,跟小少爷都有一拼了。”
王耀不知道她口里的小少爷是谁,他只听到她问:“不过可正巧,你看见一个女孩了吗?和我差不多大,棕发,编了一条大麻花辫。”
王耀诚实地摇头:“没有。”
女孩瞬间沮丧起来:“那达莉雅到哪里去了?嘿,真讨厌!”不过她也不着急,像只小鸟跟在王耀后边愉快地叽叽喳喳:“您真的是中国人吗?我听好多人提过中国,不过一直没去过那里!”
“我也是第一次来波兰呢,你们波兰的街道可真安静。”王耀毫不吝啬地夸奖道,于是少女的脸上现出一种骄傲来,“当然!这是我——”她说一半顿住了,转而说,“中国人比起俄国佬——我是说俄罗斯,比起他们来多多了,我看的时候吓了一跳呢!”
“说起来,您是想找人的吧?不去找自己好朋友真的没关系吗?”
“您说达莉雅?没关系!”女孩蹦蹦跳跳,“她认识华沙的每一条街道,不会走失的。我叫雅金卡,您叫什么名字?”
“王耀。”
雅金卡愣了愣:“咦,中国人很多人叫这个名字吗?”
“确实,这个名字重名度是挺高的。”王耀顺口说道,“不过不如俄罗斯的伊万多。”雅金卡噗嗤一声笑开来:“好吧,王先生。不介意的话我带您逛一逛华沙吧!”
“感激不尽,波兰女孩都像您这么开朗吗?”王耀开玩笑般说着,不料雅金卡的笑容却僵硬了一下。“您大概想不到吧,我小时候可怕生了。”雅金卡想了想说,“不过我认识了不少好朋友,多亏了他们。”
“是吗,真幸运啊。”
“谢谢,我也觉得自己很幸运,要不是他们我可真没救了。”雅金卡笑道,“看,那里就是肖邦公园!”

评论(3)
热度(23)

© 半绯江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