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绯江山

研究生备考中,无事勿扰




龙族骨科洁癖,婉拒其他任何bl向cp,bg吃路零/路绘+楚夏

aph波中心已退圈,天雷立白以及是某cp薛定谔的黑

省拟城拟,长三角主江苏中心,混邪杂食,不吃帝魔、苏杭和宁杭




关键词已屏,吃拆逆不介意。底线是拆逆抢梗、拉踩和ky,遇上了直接问候全家
会在lof定期整理梦境和平时的摸鱼小段子,其余有脑洞和坑也随机扔上来部分
头像@和度渡河

青鸟

#百合组##波立##架空##女体注意#微#荷比#

很久以前贝露琪曾为他们讲过一个故事,传说天堂生活着一种鸟,那是象征幸福的青鸟,它的羽毛流光溢彩,整日歇在枝头歌唱。如果在人间寻找到青鸟把它带回家的话,那么幸福就会永驻家中。贝露琪给他们讲这个故事时她的表哥霍兰德站在壁炉边看她,深邃的眼里盛满了宠溺。菲利克斯很信这些,回家的一路上都在吵着要托莉雅陪他去寻找青鸟。托莉雅不答应,他就窝在马车厢后面生闷气,一直等到托莉雅答应回家给他做蛋卷他才重新开心起来。

“莉雅最好了!”菲利克斯欢呼着抱紧托莉雅的脖子,“那我还要吃树枝蛋糕!”

什么青鸟都是骗小孩子的,怎么可能会有嘛……托莉雅一边答应着一边心想。

敌人就快来了。

菲利克斯在分别的时候轻轻吻了她的额头——这是他第一次吻她,他温柔地为她整理好耳鬓的碎发。

“我要去参加军队,跟着他们走吧,莉雅。”他说。

她木然地跟着流浪的人群走了很长一段路,一直走上山坡,才意识到菲利克斯——那个从小与她一起长大、任性娇纵的男孩已经决意要留下来守护他的故乡了。托莉雅猛地转身,提着裙摆往回跑去,却被山路上的荆棘绊倒,沾了满身的泥土。她痛得几乎流泪,站起来看见了家乡,那是座曾经和平安定的小城,但往后不久,它就要毁于战火了。“菲利克斯!”她大声喊着,不顾一切地向小城奔跑,在逃难的人群中奋力奔跑,像一条逆流而上的鱼。

“菲利克斯!菲利克斯!”

托莉雅的呼喊被嘈杂的人群所淹没,被风声所淹没。她好像看见了菲利克斯,穿着暗红色绣着华丽暗纹的衬衫在向她招手,可那不是他,只是一个陌生人。托莉雅在逆行的人群里挣扎着,恍然突然看见天边飞过一只绚丽的小鸟,她脱口而出:

“菲利克斯!”

不是他,一只普通的小鸟怎么可能是他呢,她的菲利克斯怎么会是一只小鸟呢。小鸟优雅地鸣叫着,飞远了。托莉雅猛地才记起,那是青鸟,是贝露琪曾向他们描述过的幸福的青鸟。

可是当初吵闹着要寻找青鸟的人并不在她的身边,她找到了还有什么意思?

“致托莉雅:

长官说战争已经快要结束,我还有半个月就可以离开了!莉雅,我真是太开心了!我真想念你亲手做的蛋卷,啊啊还有树枝蛋糕!对了对了,我昨天做了一个梦,梦见贝露琪给我们讲青鸟的事,我还记得当时我吵着要你陪我去找青鸟呢!等回去之后我们一起去找青鸟怎么样?”

托莉雅坐在桌边将这封简短的来信看了几遍,嘴角生出一丝笑意。菲利克斯骨子里还是老样子。她拿过一边的信纸,将粗糙的纸张摩挲了好多遍,才提笔在纸上写:

“致菲利克斯……”

接下来写什么呢?她停下来,将笔抵在额间苦恼地心想,这才意识到自己居然没什么话可说。写贝露琪和她的表哥霍兰德已经成婚了吗?写自己也很想念他吗?不不不,这些话菲利克斯一定是没什么兴趣的,他一定读到半途就会开始索然无味地抱怨起来:“托莉雅总是这么无聊。”她想了很久,才在信纸上写到:

“你说起青鸟,我几年前离开家的时候好像曾经见过,那只小鸟确实很漂亮,我当时一个恍惚,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想用你的名字喊它呢。”

她写到这里,几乎能听见男孩愉快的笑声了。托莉雅也微微笑了起来,她正准备继续往下写,突然传来急促的叩门声。

“请问罗利纳提斯小姐在家吗?”

托莉雅放下笔,急忙跑过去开了门。来人穿着素净的军装,她确定自己从没见过他。托莉雅疑惑地眯起眼:“您好,请问您有什么事?”

男子欲言又止。“我叫伊斯特万,伊斯特万•海德威利。”

伊斯特万•海德威利。菲利克斯曾经在信件中提起过这个名字,说这人是他在军队结交的好朋友。托莉雅猛地明白过来,脸色苍白,几乎摇摇欲坠。

伊斯特万从随身的背包里拿出一封信件,眼睛通红。他低低地说:

“战争已经结束了,敌人投降了……请节哀,小姐。”

军队的阵亡通知书。

“菲利克斯,其实我已经捉到了那只青鸟,可后来又放走了它,因为你在军队,我觉得没有你只有青鸟的家一点都不幸福。菲利克斯,你不是说回来之后要我陪你去找青鸟的吗?为什么?”

她重重地在信纸上写着,笔尖被她划拉得几乎折断,托莉雅泄愤似的将笔摔到地上,回头看桌上烂得不成样子的信纸,心里突然委屈起来。她先是哽咽,后来索性捂住脸放声大哭,最后眼泪流尽了,只能抽泣着大声喊:“菲利克斯你个骗子!骗子!混蛋!你答应我的!我讨厌死你了!我恨你!我诅咒你下地狱!混蛋!骗子!”

她哭累了,趴在桌子上睡着了。醒来之后看见被泪水模糊了的笔迹,她抓起来揉成一团,想要丢出窗外,可打开窗,她突然看见一只色彩绚丽的小鸟蜷缩在她的窗台上,小小的,和那一年她在逃难路上见到的那只一模一样。托莉雅怔怔地看着,丢下手里准备扔出去的纸团,伸手将小鸟捧了进来。小鸟也不怕生,在她的手心轻快地啼叫着,蹭了蹭她的指尖。

“……菲利克斯?”托莉雅颤抖地小声喊,她觉得自己是疯了,居然妄想用亡者的名字来称呼一只小鸟。可是小鸟扑腾了一下翅膀,轻啄了她的手心,仿佛在认同她的话。托莉雅肿着眼睛,终于笑了。

“菲利克斯,他会上天堂的吧?”她轻轻地说,用手指为小鸟梳理着羽毛,“天堂里才有能陪伴他的青鸟啊。”

托莉雅永远都不会知道,那一年他们从贝露琪家中离开的时候,曾有一只青鸟停驻在他们的马车车顶。那时候青鸟在空中低低地盘旋着,飞往遥远的南方去了。她也永远也不会知道,菲利克斯在与她分别之后,在城市中行走的时候也曾见过一只青鸟,他摊开手掌,青鸟便通人性地落在他的手上。菲利克斯于是笑了:“真的是青鸟呀——既然是青鸟,能拜托你去保护莉雅吗?”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菲利克斯倚在断壁后奄奄一息时,他又看见了那只青鸟。青鸟低低地哀鸣着,落在他的面前。菲利克斯勉强打起精神,招手让青鸟过来,让青鸟停在他的肩膀上:

“喂,青鸟,你从天堂过来接我的吗?天堂是什么样子呢?莉雅现在在家里干什么?其实我没来得及跟莉雅说,我喜欢她很久了……她做的蛋卷真的很好吃,你一定要尝尝呀……你会守护莉雅的,对吧?我拜托过你的……莉雅……我好想你啊……莉雅……”他喃喃念叨着,翠绿的眼眸渐渐失去了光彩,终于垂下头不说话了。青鸟的眼中流出一滴眼泪,飞向了广阔的蓝天。

而这些,托莉雅永远都不会知道了。

评论
热度(18)

© 半绯江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