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绯江山

研究生备考中,无事勿扰




龙族骨科洁癖,婉拒其他任何bl向cp,bg吃路零/路绘+楚夏

aph波中心已退圈,天雷立白以及是某cp薛定谔的黑

省拟城拟,长三角主江苏中心,混邪杂食,不吃帝魔、苏杭和宁杭




关键词已屏,吃拆逆不介意。底线是拆逆抢梗、拉踩和ky,遇上了直接问候全家
会在lof定期整理梦境和平时的摸鱼小段子,其余有脑洞和坑也随机扔上来部分
头像@和度渡河

说好的直男为什么到最后却成了cp①【立波】

主cp立波,副露白普洪
现代架空欢乐段子风【大概】,私设多,ooc严重,黄段子有,雷者慎。
直掰弯,直掰弯,直掰弯,立波双方都是,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相互认错性别梗有,情敌梗有(是的立波是情敌),女装梗有。
波波没有口癖,患有场所恐惧症。
娜塔是托里斯无血缘关系的养妹,奥苏比斯【对/岸/共/和/国】是托里斯的弟弟。
年龄设定立陶25,露熊、洪姐24,波波、普爷23,白鹅16,对岸10
有波白、波洪包括少许立白情节,洪姐是波波初(暗)恋也是波波最要好的朋友。波白立白后期都是兄妹向亲人感情。
露熊与波波的设定是隔了不知道多少代的远房堂兄弟。
大概雷点就这么多吧……注意避雷。
======
1
菲利克斯一大清早就被门铃声给吵醒了。“有病啊大清早的就上人家里来!”

等他急急忙忙下了楼梯,这才想起来自己因为嫌弃新买的房子空荡,在中介公司挂了名,今天是约好的房客搬来的日子。

一周前打电话的时候听房客的声音是个女孩子,如果能和丽兹一样温柔可爱就好了。他嘿嘿笑着,赶紧跑到卫生间洗了把脸梳了一把头发,意图给人第一面留下好印象。

然后他走到玄关,深呼吸一口气,开门。

f**k,外面的那个棕发女孩子居然还比自己高。

2
托里斯抱着晃晃悠悠的塑料包,临近新房东蹭蹭蹭来开门被娜塔莎与奥苏比斯合力推到了最前面,美名其曰他才是家主。刚站定门就被打开了,一个穿粉色睡衣的金发女孩开的门,娜塔莎不是说房东是个男孩子吗——不过也有可能是同居的小情侣啦,托里斯也没多想,开口就问:“小姐你好……”

对面的女孩突然脸色变了,不可思议地看了他一眼,伸手“啪”地一声关了门。

托里斯:“……”

“娜塔,我们是不是走错了?”他一脸茫然地回头问自己的养妹,娜塔莎看了他一眼,又看看门牌:“没有,就是这家。”

“确定?”

“打电话确认过了。”

房子是娜塔莎主张租的。上间房子租的是城里的公寓,托里斯的弟弟奥苏比斯今年十岁,刚过七八岁人憎狗嫌的年纪——还是人憎狗嫌,光被楼下的邻居投诉就不知道投诉了多少次。娜塔莎喜欢安静,在家偏偏不但被奥苏比斯烦着,还要时不时被邻居敲门告状,临近合同到期她干脆先斩后奏,在网上找好了房子才告诉托里斯一声。

临近郊区,新建独栋房,交通方便,房东是一个跟托里斯年龄差不多的男生,租金也不贵。托里斯管不住奥苏比斯,自知在继续租下去迟早上公寓的租客黑名单,自然没什么异议。

可是现在这个状况是怎么回事?三人抱着一大堆东西好不容易拦到出租车,再按网上的地址好不容易找到一幢骚包的粉色房子,敲了好一阵门铃房主才姗姗来迟,结果没说几句话又被拒之门外——托里斯一脸懵逼。

托里斯咽了咽口水,不死心地再按了几声门铃,朗声说:“小姐,你不是招租吗?我们是新来的房客……”

一个活力十足的男孩音隔着门不耐烦地喊:“就来!急什么?”

托里斯松了口气,回头对娜塔莎说:“可能是女生不好意思,去喊她男朋友了……”

话没说完门又开了,娜塔莎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托里斯转头过去:“先生……”

话临到嘴边,硬生生地又被咽了回去。

开门的金发“女孩”已经飞快地换了一身男式T恤加男式牛仔裤——显然没胸——把头发在脑后扎了一个小辫。“她”很不客气白了托里斯一眼:“进来!你们房间在一楼。”

再俯首殷勤为美人:“小妹妹,我来帮你搬行李吧?”

拖着行李箱的娜塔莎:“不了谢谢。”

“厨房里有牛奶、红茶,还有咖啡,你想喝点什么?”

“不用,我一会儿就要去学校报道,奥苏比斯也要……”

奥苏比斯跟在后面一蹦一跳当小跟屁虫,高兴地举手:“我想喝牛奶!加糖!”

“闭嘴,你牙齿已经蛀了。”

奥苏比斯哇哇乱叫:“我不嘛我不嘛!我就要喝牛奶!我有喝牛奶的权利,娜塔莎你没法管我!”三个人在奥苏比斯的尖叫中走远了。

被无视的托里斯:“……”

托里斯:“……???”

3
放好行李之后,看在托里斯帮忙做了早饭的面子上,菲利克斯对他的脸色总算好了一些。菲利克斯神采飞扬地带他们逛了一圈房子——总共三层,最上面一层不住人,一半是天台,剩下的一部分屋子也被菲利克斯拆了屋顶改成了玻璃板,菲利克斯说起这事极其骄傲:“这是我的阳光房,很不错吧!”

“……”托里斯打量了眼前这个精致的阳光房,“你每年都得花一大笔钱来维护吧?”这里绿化不错,天台上包括下面的花园也种了一大片花,一整年,光清理拉在上面的鸟屎就够呛了。托里斯默默在心里补充。

托里斯flag+1

菲利克斯带他们看完了阁楼,又去领他们参观他卧室隔壁的二楼画室——菲利克斯大学念的是美术系——只见奥苏比斯两眼发光一声惊呼:“哇!好大的画室!”

菲利克斯一脸得意:“哼哼,你要是喜欢我可以教你画画,我的画可是得过全国第一的。”

奥苏比斯立即进入亢奋状态,跟着菲利克斯后面屁颠屁颠研究他新作的色彩去了。一大一小两个脑袋凑在一起嘀嘀咕咕,托里斯忍不住扶额,对身后的娜塔莎说:“你真是找了一个好地方,看他们这么投缘,我大概一整年都不用为奥苏比斯发愁了。”

托里斯flag+2

娜塔莎眼神飘忽不定,落在墙壁上随意糊着的一张画像上。画像画的是一个男人,背景是一大片向日葵,她眨了眨眼睛,指着这幅画问:“这是谁?”

菲利克斯漫不经心地瞥上一眼:“哦,我一个远房堂兄弟,我朋友随手涂鸦后扔我这的。”

托里斯也走过去看这幅画:“你堂兄弟跟你长得一点都不像。”一个金发碧眼一个灰发紫眸,能长得像才叫有鬼——等等这人怎么有点眼熟——这人怎么跟娜塔莎长得有点像啊!菲利克斯皱皱鼻子哼了一声,小声嘟囔:“要不是丽兹画的我老早就扔掉了。”托里斯还准备问什么,被他手一挥赶出了画室:“这家伙有什么可看的啦!”

娜塔莎是托里斯的养妹,身世不明,十多年前被托里斯的父母从外面带回来的,说是走失的孩子,只记得自己姓阿尔洛夫斯卡娅——但是找了许多年都没找到亲生父母。托里斯一路还在心里嘀咕,别是娜塔莎的兄弟吧?

托里斯flag+3

4
吃完午饭娜塔莎就去高中报到了——顺便送奥苏比斯去小学。奥苏比斯还闹着不肯去学校,结果在菲利克斯半是诱惑半是威胁“你如果上学的话就教你画画”的条件下乖乖妥协了。托里斯今明两天不上班,他收拾完几个人的房间出来,看见菲利克斯叼着苹果躺在沙发上在看杂志,走近一看,哦豁,好性感热辣的女郎,一看就是某男性成人杂志。

托里斯脑子一炸,脸登时红了:“你你你你在看什么?!”吓得他都结巴了。

菲利克斯一点都没察觉到任何不妥,更不提察觉到托里斯的窘迫,他一脸无趣地翻着:“《playboy》啊。”

托里斯:“……”他是怎么觉得娜塔莎找的这地方很好的?!他现在收拾东西搬家还来得及吗!

菲利克斯抬头看了他一眼,眼珠子一转,一脸稀奇:“托里斯你今年多大啊?”

托里斯有点懵,怎么突然问这个?不过他还是乖乖回答了:“三个月前刚满25岁。”

“交过女朋友了?”

“没有。”

菲利克斯一声惊叹,啧啧称奇:“不容易啊!25岁的老处男!”

托里斯:“……”

托里斯在菲利克斯放声狂笑之前面红耳赤地转身逃掉了。

5
托里斯其实有个秘密,这个秘密埋在他心底几年了:他这么多年没喜欢过任何女生,唯独对自己差上近十岁的养妹娜塔莎很有好感。

娜塔莎性子冷淡,以前也没什么,但自从搬到这里,托里斯感受到了来自身边的危机与恶意。

比如早餐的时候。

“哟小娜塔,今天的蝴蝶结真好看!”菲利克斯放着现成的早饭不吃,反倒是专心致志地盯着娜塔莎吃,“不过你今天穿的衣服是蓝色的,我觉得你配一条蓝色的头带会更好看。”

娜塔莎闷声说:“我没有蓝色头带。”

菲利克斯变戏法般从身后拿出一条蓝色头带——还专门挑的和娜塔莎衣服颜色一样的,他笑吟吟地说:“我来帮你重扎一下头发?”

托里斯:“……”托里斯低头一阵猛咳,看了一眼表,对娜塔莎说:“快点吃吧,你快要迟到了。”

娜塔莎顺从地点了点头,喝掉牛奶拎包走人。菲利克斯狠狠瞪了托里斯一眼,飞快地将早饭一扫而光,径直一头钻进画室。

到了中午娜塔莎和奥苏比斯放学回来,托里斯做好午餐去喊菲利克斯,结果菲利克斯神一般地从画室消失的无影无踪。他把屋里屋外找了个遍,最后从娜塔莎房间里把菲利克斯揪了出来——这家伙看着一本正经说帮娜塔莎检查作业,天知道心里怀的是什么鬼心思。托里斯安定地把他推出房间,一脸客气:“不用了谢谢,娜塔莎的作业我会帮她检查的。”

菲利克斯对着托里斯一阵猛翻白眼:“我真的是帮她检查作业——你妹控啊!”

“娜塔今年才16岁,别对我妹妹下手。”

奥苏比斯还在一旁好死不死:“下手是什么意思?菲利克斯为什么要对姐姐下手?”他说着兴奋起来,居然替菲利克斯抗议:“他要下手就让他下好了,反正他打不过娜塔莎!但是托里斯你不能妨碍菲利克斯的自由!”

无论立场如何,对付熊孩子时人们的想法总是相同的。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修理了奥苏比斯一顿,最后小孩子捂着屁股,小嘴一撇哭着跑去写作业了。

6
两人私底下围绕娜塔莎展开的争论终于结束在搬来半个月后的一个晚上。那天月黑风高,两家四口——罗利纳提斯家捎带养女三口,卢卡谢维奇家一口——一脸端肃地围坐在饭桌边,娜塔莎罕见地犹豫了半天终于开口:“托里,我觉得我喜欢上了一个人……”

托里斯和菲利克斯的腰板瞬间挺得不能再直,托里斯紧张地感觉浑身上下每个毛孔都在冒汗:“谁?”

娜塔莎又一脸为难,顿了好长时间才说:“我们学校的军事课老师。”

菲利克斯尖叫:“你不会喜欢上了一个已婚老男人吧?!”

娜塔莎瞥了他一眼:“他跟托里差不多大,没结婚,也没谈恋爱。”

这句话仿佛给两人吃了一颗定心丸,托里斯松了口气。25岁不算老——虽然相比于娜塔莎已经大了9岁——他虽然不知道现在的心情是形容“我的妹妹居然被人泡走了”好还是形容“我家妹妹不知道被哪家猪拱走了”好——不过这不妨碍他尽职尽责地为娜塔莎谋划。他正准备说话,正在这时,奥苏比斯突然插嘴:“什么是老男人?托里是老男人吗?”

菲利克斯说:“就是25岁没跟人上过床的男人,他当然是。”

托里斯:“……”

奥苏比斯一脸好奇宝宝:“那已婚老男人是什么?”

菲利克斯:“就是25岁已经结了婚的男人。”

托里斯:“…………”

奥苏比斯:“那世界上会不会有未婚老男人?”

菲利克斯:“有啊,25岁还没谈过恋爱没跟人上过床的男人就是未婚老男人。”

托里斯:“。”

奥苏比斯:“所以跟人谈过恋爱上过床但没结过婚的男人就不是老男人啦?菲利你是不是也算老男人?”

菲利克斯:“当然不算,我只有23岁,而且也不像某人看——杂——志——都——会——脸——红——呢——”

娜塔莎深思的眼神看过来,托里斯终于爆发了:“够了你们俩都给我回房间去!!!”

7
菲利克斯回了房间没多久,托里斯就灰溜溜过来找他了。这时候他正换回自己心爱的粉色睡衣趴在床上边吃蛋卷边看《FHM》,大概今晚耍了一通托里斯使得他的心情异常欢快,托里斯进门时他正以极其少女的姿势晃悠着双腿,托里斯一个错眼差点把他又看成了女孩子。

下一刻他想自戳双眼——杂志页上的女郎穿的太过暴露——这家伙又在看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了!不过毕竟有求于人,托里斯只好强忍着内心的不适问菲利克斯:“你现在有空没?”

“什么事?”菲利克斯撑着头继续翻看杂志——托里斯不得不承认如果这家伙看的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的话,这一幕还是非常怡人的。托里斯搓搓手,又挠了挠头:“你不是有个远房堂兄弟么?我想打听点他的事。”

菲利克斯翻杂志的手顿住了。“你说伊万?”

托里斯点了点头:“就是画室那幅画里的那个男人。”

菲利克斯“哦”了一声。“其实我跟他也是不熟,不过我不喜欢他就是了。你问他干什么?”

托里斯:“他是不是在东区中学当老师?”

菲利克斯:“这中学名字有点熟,好像确实听丽兹提过,我回头帮你问问——你怎么对男人突然感兴趣了?”

托里斯:“……”

托里斯:“感兴趣的人不是我,是娜塔莎。”

菲利克斯一记白眼:“你就编吧,她早在我这看过画像了,真有兴趣不会自己过来问我啊?拿自己的妹妹当幌子好玩么?”

托里斯:“…………”

这都哪跟哪啊!

8
虽然一个劲地挖苦托里斯,但在对方离开房间之后菲利克斯还是很负责任的给自己的好朋友打了电话。电话响了三声通了,菲利克斯刚喊了一声“丽兹”,对面就炸了:“菲啥啥的你是不是有毛病,大晚上给人家里打电话?!!!”

菲利克斯一愣,中气十足地骂了回去:“谁找你啊蠢货!我找丽兹有事要问!”

菲利克斯和基尔伯特相处的模式万年未变,两人从大学作为舍友相识,骂过的口水仗能淹没三条街,甚至每次只要对上必定要开骂几句才能好好说话。基尔伯特显然还没来得及酝酿下一波,就被人从电话边赶开了。隔了一会儿温柔的女声传来:“菲利你找我?”

菲利克斯一边心里遗憾还没跟基尔伯特吵得过瘾——自从发觉基尔伯特和伊丽莎白似乎有在一起的趋势后他就尽量减少与两人的接触了——一边赶忙问:“丽兹,你知道伊万现在在哪里工作吗?”

“伊万?让我想想……你问他干什么?”伊丽莎白一边努力回想一边跟菲利克斯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菲利克斯说:“替朋友问的。”

“哈,朋友!咱们小菲利总算来春天了!”伊丽莎白笑了几声,隔了一会儿说:“他现在是中学老师咯,好像是东区中学?”

“知道了,谢啦。”菲利克斯正准备挂电话,被伊丽莎白叫住了。伊丽莎白说:“小菲利,朋友是男的还是女的啊?”

“当然是男的。”菲利克斯不假思索地答完了才发现被伊丽莎白套了话,伊丽莎白“yooooooo”了几声:“帅不帅?活好不好?——基尔伯特你能不能安静点我就跟菲利聊个天你至于吗?!”

菲利克斯:“……就是普通朋友。”

伊丽莎白:“我才不信呢,能让你亲自打电话问的能是你普通朋友?——基尔伯特你再这么烦我你就去门口蹲着别回屋了。”

菲利克斯:“我倒是挺喜欢他妹妹的,可惜他妹妹心系我的那个便宜堂兄,没办法咯。”

“哇看不出来啊,原来你是直男?”

“你哪里觉得我弯了?!”

“少来,我跟你认识十二年了,你从没谈过一场恋爱——基!尔!伯!特!!!”

伊丽莎白最后一声说的咬牙切齿,菲利克斯一个哆嗦,飞快地打了一声招呼,赶紧挂了电话。他对着电话愣神愣了半天,这才咕哝了一句:“我怎么不直了……以前不谈恋爱还不是因为喜欢你嘛。”

就像托里斯有秘密一样,菲利克斯也有一个压心底的秘密:他喜欢、至少曾经喜欢过伊丽莎白——他最好的朋友,也是他从小到大唯一的朋友。

虽说他们永远也只是朋友。

9
第二天是休息日,托里斯不上班,奥苏比斯和娜塔莎也不用上学,他正好趁好天气准备把家里收拾一遍。菲利克斯第二天依旧有点失魂落魄,干脆埋头画室放飞心灵——托里斯还纳闷着他今天怎么这么安静呢。

年轻的大画家早饭没吃午饭也没吃,托里斯再沉得住气,到晚上也终于忍不住担心起来了。他知道菲利克斯如果在作画时被打扰会失控发飙,不过他觉得自己不能坐视不管看着菲利克斯饿死,所以他还是鼓起勇气去叩画室的门——门从里面被反锁上了。束手无策的时候奥苏比斯拍着胸表示愿为兄排难,自告奋勇从屋子外面顺着下水管道爬进了画室,把门给开了。

小孩子笑嘻嘻地指了指墙角:“菲利睡觉呢。”托里斯顺着奥苏比斯的手看见菲利克斯果然倚着墙睡着了,前面还架着画板。

他走上前准备把菲利克斯喊醒让他回房间再睡,扫了一眼画板,倒被上面的画给吸引了——菲利克斯自诩全国年青画家第一名,画作向来走抽象派,这种规矩的人物画托里斯还是见他头一次画——虽然墙上贴了不少,可据他所说都是他那位叫“丽兹”的朋友画的。

不过说实话,菲利克斯的人物画真不错,他画的是个秀丽的女孩子,耳鬓插着天竺葵,坐在窗边,对着窗外歌唱的百灵鸟灿烂地笑。虽说还没上色,但菲利克斯显然对这幅画很用心,这幅画无论是笔触或是细节都太细腻了,托里斯能感受到那股扑面而来的美好。他欣赏了一会儿画,然后把菲利克斯摇醒:“嘿!醒醒,天已经黑了。”

菲利克斯睁开眼睛,“啊”了一声,蹦了起来:“你们怎么进来了?!”他下意识地把画板搂在怀里不让托里斯看。

托里斯:“你早饭和午饭都没吃,喊你出来吃晚饭的。”

菲利克斯一愣,脸上有点讪讪:“哦……你们先吃,不用管我嘛。我已经习惯了……”

托里斯挑了挑眉毛:“习惯了什么,正餐不吃吃垃圾食品?你不能总是这样,会吃坏身体的。”他顿了一下,“你房间里的那些蛋卷还有厨房里囤的苹果我已经都帮你扔掉了。”

菲利克斯听了前半句还挺感动的,听了后面咯噔一下直接傻掉了。

片刻之后他尖叫:“什么???你说什么!!!都扔掉了???!!!”

托里斯:“你的蛋卷已经过期了,苹果也生了小虫子——这些能吃?你到底有多不注意这些事啊……”

菲利克斯继续尖叫:“可你都不跟我说一声!那我还得出门去买!”

托里斯有些不解:“那就出门去买呗……”他话没说完突然发觉自己搬来半个多月了,居然还没见过这位仁兄出门,离屋最远的时候也只是出来给房子前的花园浇水……

他迅速打量了一眼还沉浸在“过期蛋卷和囤的苹果被扔了得出门去买”的恐惧中的菲利克斯——皮肤苍白,一看就是不太出门的。这家伙不会有出门恐惧症吧?!

菲利克斯一脸痛苦:“不是吧,还得去超市……”

托里斯顿了顿,试探着问他:“你不喜欢去超市?”

“所有人多的地方我都不喜欢!”菲利克斯说起这个有点暴躁,“超市、电影院、学校我都不喜欢!我讨厌人多的地方!”

托里斯:“……”他当初是下定了怎样的决心才愿意把房子租给自己的?

10
即便菲利克斯再不乐意,隔天一大清早他还是被决心治好他出门恐惧症的托里斯喊醒一起去超市。为此托里斯答应了菲利克斯无数条件——可当菲利克斯磨磨蹭蹭装备好出现在托里斯面前时,托里斯还是觉得自己眼瞎了——这哪里来的金发小妞啊!

菲利克斯穿了一件洛可可风格的粉红小裙子,还在头上斜扎了一个小辫子,他本来就长的好看,现在看起来比少女还少女,根本想不出这货私藏了若干本《playboy》和《FHM》,闲暇时对着里面的火辣御姐流口水的样子。可是既然答应了菲利克斯不管他的出门装扮,托里斯说到做到,只能有气无力地问他:“你出门都这幅打扮?”

菲利克斯苦恼地抓了抓头发:“也不是每次吧,只有去超市会这样……”

托里斯:“……”内心已被吐槽疯狂刷屏。

无论如何两人最终还是一起出了门。等上了公交托里斯就发现菲利克斯哪里有问题了——他在家强势惯了,但一出门立刻怂成鸵鸟,一个劲地往托里斯身后缩,边缩着脑袋边跟托里斯小声嘟囔:“那那那个人是不是在在在看我……”

托里斯:“……”他是在看窗外的风景好吗。

一会儿他又:“那个人是不是小偷啊他好像在盯着你的包看……”

托里斯:“…………”人家只是在盯着地面发呆啦!

又隔了一会儿:“诶那个人为什么老往我们这边挤?!他是不是想想趁人多顺走我们的包?!”

托里斯:“………………。”得了,这回倒没什么可吐槽的,他盯着来人的侧脸看了一会儿,果断喊他名字:“爱德华!”

托里斯边说着边使劲把菲利克斯的脑袋从身后扯出来,不为别的,他的脑袋挤得自己后背太TM难受了。来人回过头来,真的是爱德华,他的同事:“咦,托里斯!”

不过爱德华显然把他的动作理解成另外一种意思,对躲在托里斯身后的菲利克斯笑了笑:“早上好,这位小姐真漂亮。托里你总算准备结束单身汉生涯啦?”

托里斯和菲利克斯不约而同地一起开口:“啊我们不是……”互相看了一眼,又极有默契地一起沉默了。爱德华于是又开始了神一样的误会,给了托里斯一个“我懂得”的眼神。

你懂个P!这家伙是男孩子!托里斯在心里抓狂。

评论(4)
热度(66)

© 半绯江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