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绯江山

研究生备考中,无事勿扰




龙族骨科洁癖,婉拒其他任何bl向cp,bg吃路零/路绘+楚夏

aph波中心已退圈,天雷立白以及是某cp薛定谔的黑

省拟城拟,长三角主江苏中心,混邪杂食,不吃帝魔、苏杭和宁杭




关键词已屏,吃拆逆不介意。底线是拆逆抢梗、拉踩和ky,遇上了直接问候全家
会在lof定期整理梦境和平时的摸鱼小段子,其余有脑洞和坑也随机扔上来部分
头像@和度渡河

末世狂徒 第一章

狰狞的异形怪物倒在地上,伊丽莎白嘶吼着,射光了自己枪筒里的子弹:“托里斯!我去帮基尔伯特!你补刀!”她把短刀扔给托里斯,自己补充了子弹,端着枪往另一边跑去,“砰”地一声瞄准了下一个猎物的头颅。

托里斯熟练地跃起接过刀柄,直往异形的脑袋上插。这只异形显然还没死透,垂死时的挣扎动静惊人得大,它吼出一声,掉头往托里斯身上咬去,血红的嘴巴喷着腥气。托里斯在地上滚了三滚,摸索着他的心脏位置——终于,怪物的声音在一阵痛苦的悲嚎后顿住了。他喘息着,看向周围的伙伴,显然胜利是属于己方的。

“把它的皮剥下来,带上心脏!其他留在原地就行!”

“血也灌些走,晚上宿营撒上一点,就没有野兽敢靠近了!”

托里斯扶着旁边干枯的树干站了起来,感觉嘴里微微发苦,他往地上呸了几声,发现是刚才溅到的异形血。虽然异形血液里的毒素是最多的,不过这点量只会麻痹一会儿人的五感。他收起伊丽莎白的短刀,抽出自己的匕首准备剥皮,这时候伊丽莎白过来了,她看了看躺在地上的死尸,连连叹息:“唉,真可惜……本来能卖个好价钱的。”

基尔伯特扛着自己的战利品也过来了:“见鬼!你这家伙到底是不是异形猎人,居然把心脏给捅了!”

“我们这趟是来保护博塔的使者能平安从斯莫德堡回来的,不是专门猎杀异形的。”托里斯边剥着异形坚韧的皮边说,“基尔伯特你如果想猎杀,往西走有个大型的异形聚居地,保管你一次猎杀个够。”

“我疯了!那样跟送死有什么两样?”

“行了行了,你们别老是动不动就吵。”伊丽莎白说,“托里斯你一会儿去二组,他们刚才死了四个人,杰诺跟我们讨要人手来了。”

25岁的伊丽莎白是护送队实际上的头儿,当今只有两种女性能赢得别人的尊敬,一种是依靠丈夫或父兄的,一种是本身强大的,她显然属于后一种。护送队指定的那位队长惨死在异形手下之后,她飞快地把散落的人心给重新集合了,现在发号施令的活儿都是她来干。

“我?”托里斯问,“就我一个?”

“相信我,你只要脑袋不犯浑,一个能抵五个。”伊丽莎白耸了耸肩,“基尔嘛——他是一个笨蛋,我不放心他。”

“男人婆说谁笨蛋呢!”基尔伯特朝伊丽莎白龇牙咧嘴,被伊丽莎白毫不留情地赶远了。托里斯还想把短刀还给她,被伊丽莎白摆了摆手:“送给你了,二组现在只剩不到十个人,你保护好你自己。”

两人是朋友,托里斯也不跟她客气,收起短刀问:“你手头上还有没有其他能用的?”

“两把,够用了!我有枪呢。”伊丽莎白想了想,凑近托里斯耳边小声说,“二组里边有个叫瓦修的,枪法挺好,你过去后跟他打好关系。”

“屠宰场的人?”

“不是,他哪方都不是,难得的中立派,身份也干净。”伊丽莎白拍了拍托里斯的肩,“去吧,他跟罗德里赫是幼年好友,告诉他罗德里赫很想他。”

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一位住在斯莫德堡的小少爷,据伊丽莎白所说她自己曾经是服侍他的女仆,后来被他释放了自由,两人关系至今不错。托里斯点了点头,于是伊丽莎白转身走开了,开始召集人手重新整合队伍,基尔伯特哼哼唧唧,被她毫不留情地揪了耳朵。

托里斯将剥下的皮收好夹在腋下,往二组的方向走去。二组组长杰诺这时正站在一个年轻人身边骂娘,刻薄的嘴唇一张一合,看见托里斯来了,他轻蔑的灰眼睛立刻高傲地打量起来:“一组的人都死光了,只剩你一个?”

“基尔伯特那里人手也吃紧,但我相信我能行。”托里斯把叠好的皮放在后厢,旁边带着贝雷帽的年轻人看见了,出声提醒他:“往边上摞一摞,挨着那筐子弹放。”

“谢谢。”

“先别这么得意,小子!”杰诺厌恶地在两人身上扫视几眼,冷哼一声,“你叫什么名字,是博塔还是斯莫德堡的人?”

“托里斯,我是博塔城的。”托里斯想了想补充一句,“之前是专职的异形猎人。”

“好嘛,异形猎人!小子,我不管你之前是什么,来这里你就得听我的。”杰诺指了指车头,“瓦修要去开车,而你,你就跟在上边注意旁边的动静。”

车头分为两层,下层是驾驶室,而上层是露天的观察台,用于警戒敌情。一般来说观察台至少得有两人站岗,可杰诺只让托里斯一个人去,也不提什么时候派人换班,显然是刻意在为难托里斯。瓦修也看不过去,托里斯却一口应下了:“好的。”

瓦修端着枪看了托里斯一眼,回头对杰诺说:“你这样不行,观察台至少得两人守着。”

“他是异形猎人,经验丰富——有一个就够了!让其他人都好好休息。”

“两个。”瓦修执拗地重复。杰诺不耐烦地看了他一眼,从鼻孔里哼了一声,走开了。瓦修轻轻叹气,向托里斯腾出一只手来:“你好,吾辈瓦修,瓦修•茨温利。”

“托里斯•罗利纳提斯,叫托里斯就行了。”托里斯和他握了一下手,很快就放开了。瓦修的手中布满了老茧,几乎不像年轻人的手。当然托里斯的手也不赖,两人都在打量着对方,从手心里获得了足够的讯息与默契。

这是一个沉稳的年轻人,托里斯在心里评价。他微笑着说:“我从伊丽莎白那里听说过你,她对你的评价很高。”

“噢,这没什么可在意的。”瓦修摆了摆手,示意托里斯跟上来,两人肩并肩一起往驾驶室走。不远处的一组整顿完毕已经招呼二组走人了,瓦修走过一节车厢时努了努嘴:“喏,那位就在这。”

“伊丽莎白让我转告你,罗德里赫先生很想你。”

“他想吾辈干什么?”瓦修状似不悦地挑了挑眉毛,实则嘴角微微勾起的弧度成功出卖了他。他扶了扶自己的那顶贝雷帽,走到了车头。瓦修打开车门钻了进去,转身招呼托里斯:“上来!我们要走了。上面除了一张台子没有任何东西,你一会儿把这把枪带上去,最好再带一壶水上去。”

“我有枪,不用担心。”

“有枪?有枪正好。”瓦修从角落里翻出一个便携水壶递给托里斯,托里斯道一声谢之后接过了。瓦修以十分老练的口吻说着:“小心点,刚才的异形都是幼年,吾辈估计成年异形该差不多出来找它们的孩子了。”

“我们还有多长时间能到?”

“你说希莱区还是博塔城?够顺利的话希莱区再过半个小时就能到,我们要在希莱区修整到明天。博塔得等两天。”

托里斯点了点头,默不作声地握紧了手中的水壶。

评论(10)
热度(14)

© 半绯江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