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绯江山

研究生备考中,无事勿扰




龙族骨科洁癖,婉拒其他任何bl向cp,bg吃路零/路绘+楚夏

aph波中心已退圈,天雷立白以及是某cp薛定谔的黑

省拟城拟,长三角主江苏中心,混邪杂食,不吃帝魔、苏杭和宁杭




关键词已屏,吃拆逆不介意。底线是拆逆抢梗、拉踩和ky,遇上了直接问候全家
会在lof定期整理梦境和平时的摸鱼小段子,其余有脑洞和坑也随机扔上来部分
头像@和度渡河

末世狂徒 第三章

因为有些出入,楔子被我锁起来了
====
晚宴在一个小时后开始,瓦修和托里斯到大厅时,大多数人都已经来了。伊丽莎白站在饭桌边——她在一个小时里飞快地换了一身衣服,把自己打理的像是一百年前那些贵族女孩儿。基尔伯特站在她身边正和她说话,瓦修去吃东西了,托里斯走过去,听见他们正说:“……希莱区的铁门太不坚固了。”

“这没办法,他们大概没钱修的。”

“这样挡不了异形。”基尔伯特褪去平日里的不正经,他沉思着摇了摇头,“而且这里太乱,穷人怎么这么多?”

“你今天见的,在希莱区不算是穷人。”男声从他们背后传来,基尔伯特与伊丽莎白同时回头看去,托里斯往这边走过来,“希莱区的贫民区在离这里很远的地方,那里才是贫民、吸毒者与犯罪分子的老窝。”

基尔伯特张了半天嘴,从喉咙挤出一句:“果然不愧是蝗虫区。”

结果托里斯不悦地看了基尔伯特一眼,出声呛他:“我就是蝗虫区出来的。我在离开以前就住在贫民区。”

“哦!怪不得你——”

“基尔!”伊丽莎白忙出声打断他接下来的话,基尔伯特在一旁撇了撇嘴,于是不说话了。基尔伯特跟托里斯八字不合,两人从见第一面起关系就十分糟糕,托里斯——一个温和的老好人,居然能有个讨厌的家伙,也是一件世间奇事。偏偏两人还得继续共事,伊丽莎白只能当中间的那个和事佬。她叹了口气,转头对托里斯说:“不去跳舞么?”

晚宴请来的小型乐队正激情卖力地演奏着音乐,还有被上位者圈养的舞娘们,此刻她们正在舞池中央翩翩起舞,旁边也有不少人在跟着跳。舞娘的裙摆飞扬,她们纤细笔直的小腿绷紧着,摆动身体在空中划出优美的弧度。不过所有人都心知肚明,一般来说这些舞娘都是被上位者挑剩下的,她们说是舞娘不如说是官妓——只要被谁看中,谁就可以领走她们,将她们带回被窝里一夜风流。

伊丽莎白细细端详着那些舞娘,突然笑道:“啊——那里面有个男孩子。”

那是一个未成年的男孩,除了裙子以外其他皆和舞娘相似,正混在舞娘中间唱着跳着。托里斯认得他独特的红棕色头发:“是莫拉蒂的弟弟索亚西思,希莱区的上位者有几位喜爱小男孩,所以有时候会把他们混在里面。”

一百年前这种事应是相当令人骇闻的,可自从异形怪物毁灭了人类的大多数文明以后,道德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事。

索亚西思跳了一会儿,就被一个醉汉搂抱住拖走了,醉汉并不是别人,就是白天为难托里斯的杰诺。他尖利地笑着,一手拉扯着索亚西思的头发,索亚西思尖叫着,可是没有人帮他。基尔伯特想上前拉开这个孩子,被伊丽莎白拉住了,伊丽莎白低声说:“你疯了!你现在上去拦着,这个孩子活不过明天。”

“可是……”

“基尔!他是屠宰场畜养的人,屠宰场养着他,本来就是要他讨好别人的。”

基尔伯特憋了半天,终于甩出一句:“本大爷就是看不惯,一个好好的男孩子要被杰诺那个垃圾糟蹋!”

杰诺是二组组长,自从伊丽莎白成了实质上的一组组长兼队长以后,他一个劲儿地散布谣言说伊丽莎白是依靠基尔伯特上位的,基尔伯特在背后骂他垃圾很多次了。

“希莱区都是垃圾。”托里斯拿话堵他,“你赶快回来,别去当什么出头鸟。”

伊丽莎白也说:“你现在把他拉走,反而是害了这个孩子。杰诺是博塔的人,希莱区的那些人讨好他还来不及,他们巴不得看见这孩子被杰诺看上呢!”

基尔伯特蔫了脑袋,哦了一声。

经此一役,三人都对跳舞丧失了兴趣,找了一个角落坐下,托里斯小杯小杯地喝着水。晚宴上最多的是酒,但是他有胃病,对各类酒敬谢不敏,连东西都少吃。基尔伯特倒是嚷着要和伊丽莎白赌酒量,被伊丽莎白拒绝了,他自己就赌气般给自己倒了一大杯啤酒。

舞娘们的裙角飞扬,她们的裙子色彩明艳,唯独没有白裙。伊丽莎白从桌子中间的托盘里摸上一支烟,她送到嘴角吸了一口,在一片烟雾缭绕里叹息说:“要不是罗德里赫先生及时把我买下来,现在的我恐怕和她们一样了。”

她鲜少提及自己在遇见罗德里赫之前的过去,因此谁也不知道伊丽莎白在成为女仆前的往事。基尔伯特和托里斯愕然地对视一眼,都竖起耳朵去听,只听她说:“我差点就被挑走去当博塔城的舞娘了。当时人贩子准备挑人卖进屠宰场,我跟我的朋友准备偷偷逃走,结果被抓回来了。”

“你从没告诉我你以前被人拐卖过!”基尔伯特震惊地握紧了手里的杯子。

“很久之前的事了,十多年前?”伊丽莎白扯开嘴角勉强笑了笑,“我一直被人贩子待价而沽,那次逃跑他非常生气,把我们绑在一起毒打了一番。之后我好运地遇见了罗德里赫先生,他花高价把我买了下来。可我的朋友就没这么好运了,我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

“他?”

“是个男孩子。”伊丽莎白点了点头,“虽然小我六岁,我一直把他当成弟弟看待,但他确实是个很漂亮也很有勇气的孩子。”

托里斯猛然想起四年前遇见的那个男孩来。

“要是他还活着,现在该十九了。”伊丽莎白说,“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

“这些人贩子真是太丧心病狂了。”基尔伯特鄙夷地放下手里的啤酒杯,他说到自己疼爱的弟弟,一脸气愤,“阿西小的时候也被拐了半个多月才被找回来的,找回来的时候他差点都记不得本大爷了!要我说这些人真该枪毙,可屠宰场居然放任不管——真该死!”

“是挺该死的。”托里斯低声说。

“慎言,基尔!”伊丽莎白厉声喝道,在底下不轻不重踢了他一脚,“小心隔墙有耳。”

评论(2)
热度(11)

© 半绯江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