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绯江山

研究生备考中,无事勿扰




龙族骨科洁癖,婉拒其他任何bl向cp,bg吃路零/路绘+楚夏

aph波中心已退圈,天雷立白以及是某cp薛定谔的黑

省拟城拟,长三角主江苏中心,混邪杂食,不吃帝魔、苏杭和宁杭




关键词已屏,吃拆逆不介意。底线是拆逆抢梗、拉踩和ky,遇上了直接问候全家
会在lof定期整理梦境和平时的摸鱼小段子,其余有脑洞和坑也随机扔上来部分
头像@和度渡河

【原创国拟/波立】虞美人(BG)

“你今天真好看。”他说,看着眼前这个只比他稍矮些的金发姑娘。立陶宛抿唇笑着,调皮地对他眨了眨眼睛,一拎裙摆就滑进了舞池里面,红色的裙摆在空中绽开成一朵虞美人。

他不知道今天为什么立陶宛会选择这件艳丽的红裙,他查看过立陶宛的衣柜,知道这个生长在“多雨之地”的女孩最喜爱的其实是男装,即便被自己要求撤下了男人的衣服,她也依旧不热衷于裙子。

但是今天似乎是一个例外。

“波兰!”立陶宛在舞池里跳了一会儿,准备交换舞伴时,才发现自己的伙伴没有跟过来,她回头惊讶地喊,看见青年抱着胸,正倚着柱子笑着看她。男人今天穿了一身华贵的袍子,屋里热,他本该脱掉了,但是没脱——他似乎并不准备在这里久留。

立陶宛突然也索然无味起来,她向自己的舞伴告了歉,匆匆挤出了舞池。“怎么不继续跳了?”波兰问她,看见金发姑娘委屈似的眨了眨眼睛。

“你要离开?”她问,“你要去哪里?”

“我要去鲁塞尼亚,你知道的,他们总不是很安分。”波兰说,一手抚上女孩松松垂下的金发,“继续去跳舞吧——别担心,我过几天就回来。”

“多长时间?”她看着男人蓝色的眼睛,不甘心地问,“多长时间?维尔纽斯少有的晴天,虞美人也开了,我想和你一起去看。”

“一定会赶上虞美人花开的,我保证。”波兰承诺,“天主教徒从不说谎。”

立陶宛叹了口气:“好吧。让我送你到城门外。你等等,我去换衣服。”波兰点了点头,于是立陶宛跑走了。

等立陶宛再回来时,虞美人已经看不见了,她久违地又换上了男人的衬衫与裤子,脚上踏着马靴。立陶宛一直是一个英气的美人,波兰眯着眼打量她:当她穿上男装时,她是面容姣好的少年;而当她换上裙子时,她是妩媚的少女。他突然想起往事,勾起唇角笑了。

“立陶宛。”在并肩往外走的时候,他询问她,“你还记不记得以前?”

“嗯?”

“很久之前,我们还曾经比试过呢,你穿着男人的衣服,我一直以为你是男孩子。”

他说的是很久以前,在波兰立陶宛尚未联合时候的事,那个时候他们还未休战,各自的边境也没稳固下来。立陶宛“啊”了一声,不服气地说:“就算联合以后,很长时间你也以为我是男生。”

“啊,如果你真是男人,我反而高兴一点,这样我就没机会犯下罪了。”

立陶宛下意识地问:“你犯下了什么罪?”

“如果你是虞美人,那我就是来赏花的阿斯蒙蒂斯——”

“真会扯瞎话!”立陶宛这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于是红了脸,波兰笑开了。过去所有不愉快的回忆都让它见鬼去吧!他盯着女孩微红的脸蛋,两人挨得如此之近,他几乎能嗅到女孩发间的香气。女孩的发间还别着匆忙间忘了撤下的花——也是虞美人啊。他想。

他开始迫不及待地期盼起盛放在维尔纽斯郊外的虞美人来了。

评论(3)
热度(19)

© 半绯江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