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绯江山

研究生备考中,无事勿扰




龙族骨科洁癖,婉拒其他任何bl向cp,bg吃路零/路绘+楚夏

aph波中心已退圈,天雷立白以及是某cp薛定谔的黑

省拟城拟,长三角主江苏中心,混邪杂食,不吃帝魔、苏杭和宁杭




关键词已屏,吃拆逆不介意。底线是拆逆抢梗、拉踩和ky,遇上了直接问候全家
会在lof定期整理梦境和平时的摸鱼小段子,其余有脑洞和坑也随机扔上来部分
头像@和度渡河

【原创国拟/土波】围城

我不相信他会死。奥斯曼说。

他是一个狂妄自大的人,并且有狂妄的资本。他曾经是欧罗巴这片土地上许多人的噩梦,以信仰为名——前进!前进!他的信徒曾经高呼着,将自己的剑插入中欧肥沃的土地,将他推为世界上最大的帝国。

他见过无数浸透在鲜血里的尸体——异教徒的尸体,那些尸体是他的宝座,他的军队所向披靡,他的名字曾令所有人战栗。他的一生少有对手,那个人就是其中一个——那个人。

他们早有接触,在对于鲁塞尼亚地区的争夺上。但是他们从未真正相遇过——至少,在维也纳城外交手时,奥斯曼吃了一惊:这个阻拦他的人,并非多么强壮,他只有一张英俊的脸蛋。可是他居然能够拦下他!

他们的重逢也没有多长时间,波兰立陶宛联邦与奥斯曼帝国正式建交时,他脱去了铠甲,站在那里,比那天还要耀眼。

他的身边还站着一个美貌的金发姑娘——立陶宛。

喂,不要盯着我家立陶宛看啦,你不是来出使的么。或许是他打量的时间太长了,那个金发碧眼的年轻人微微不满地喊了起来,于是奥斯曼笑了。

“我们见过面。”他说,“在维也纳城外的草原上。”

年轻人也吃惊地笑了起来。

“原来你还记得。”他说,“我以为奥斯曼应该是个骄傲得不可一世的人呢。”

关于两国建交后的鸿图,两人相谈甚欢,直至傍晚依旧意犹未尽。然而事实上,他依旧发现了波兰的变化——上一次在草原上交手时,波兰是个真正的年轻人;可这一次见面,即便气氛再热烈,波兰微皱的眉头从没放下过。

“怎么了?”他问时,波兰却摇了摇头,把自己的苦处吞咽在肚子里。

当奥斯曼知道时,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波兰这个国家了。

“我不相信他会死。”他说。不管别人怎么用异样的眼光看他,他永远会给那个人在席间留上一个位子。当他在一战后重新见到那个熟悉面容时,他终于微笑起来。

“我等你等了144年。”他说,在年轻人惊异的眼神中上前握住他的手,“欢迎回来,波兰。”

评论(2)
热度(7)

© 半绯江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