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绯江山

研究生备考中,无事勿扰




龙族骨科洁癖,婉拒其他任何bl向cp,bg吃路零/路绘+楚夏

aph波中心已退圈,天雷立白以及是某cp薛定谔的黑

省拟城拟,长三角主江苏中心,混邪杂食,不吃帝魔、苏杭和宁杭




关键词已屏,吃拆逆不介意。底线是拆逆抢梗、拉踩和ky,遇上了直接问候全家
会在lof定期整理梦境和平时的摸鱼小段子,其余有脑洞和坑也随机扔上来部分
头像@和度渡河

【APH】论情缘是如何养成的(主百合组)

#百合组##娘塔百合组##娘塔雪绒花#

*波娘与立娘是立波两人的养女

*立娘视角注意


11月15号注定是个悲惨的日子。至少对于雅金卡来说,这是一个悲惨的日子——

“我数学只考了43分啊!”放学路上,她提着我的耳朵开始惨叫,“43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连50分都不到!”

“那也不是你摧残我耳朵的原因啊!”我好不容易奋力挣脱她的魔掌,又要受她的魔音摧残,而她一脸委屈地又要扑上来。

“行吧我再给你改一次分数!下不为例!”

她欢呼了一声,蹦蹦跳跳跑远了。雅金卡•卢卡谢维佐芙娜,我的好姐姐(虽然她只比我大几个月),w学园十年一班的文艺委员——她最大的弱点大概是数学。

我大概都能想象出来托里斯——就是我们的父亲——如果得知雅金卡数学只考了43分,他大概又要Google搜索“哪种自杀方法死状没那么吓人”了。

至于我们的另一个父亲……这个世界上的父亲分很多种,他属于不管事的那种。

我跟雅金卡手牵手一起回家——显然我们的父亲们还没回来,不过雅金卡拉着我的手偷偷摸摸走过他俩房间时,我还是能清晰地感觉到她手心出了一层细汗。雅金卡把我拉进她的房间,在我手里塞进了一根红笔。我从她书包里翻出卷子,轻车熟路地给她描成了83。

“我找菲利签字,你也找他。”雅金卡大咧咧地直呼着我们另一个父亲菲利克斯的名字——我有时候真是搞不明白这父女俩是什么秉性,就像我搞不明白为什么托里斯会那么纵容他们俩。

虽然我也经常被维蕾娜念叨:“你这个大笨蛋小姐又让雅金卡胡来了。”她说话总是一本正经,死正经。——阿德莱德•茨温利语。

我觉得她俩其实也就是半斤八两吧。

雅金卡看着我改完分数,于是安心下来,哼着歌跑去厨房拿牛奶了:“莉雅你喝不喝牛奶呀?”

“不喝,太腻了。”我想都不想就直接回绝了她。雅金卡跟菲利克斯是无可救药的粉红控,喜爱草莓牛奶的唯一原因是这种牛奶是粉红色的。太甜了,这一点上我跟托里斯是完全的同一战线。

“不是草莓味哟!”她还在试图诱惑我,“你跟托里都不喝草莓,所以我和菲利去超市专门挑的其他味道。”

“真亏你们能想到我俩啊,那你们买的什么味道?”

“香橙味!”

我觉得我真不该把希望寄托在她身上。

托里斯和菲利克斯今天回来的很晚,至少我听见玄关那传来动静时已经近十一点了。雅金卡向来不熬夜,她喝完了草莓牛奶又看了一会儿电视,回头抱着一个波兰国旗色的抱枕就趴在我床上睡着了。

我是打算看一会儿书再睡的,听见外面有人换上拖鞋走来走去,不一会儿我房门被开了,托里斯小心翼翼地把头探进来:“雅格娜她睡了?”

我点了点头,轻手轻脚地出去,关上房门:“你们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晚?”

“去医院了。”

“……what?”

“菲利今天发烧了,我下班回来才发现。”我跟在托里斯往客厅走,看见菲利克斯果真蔫蔫地趴在沙发上,托里斯叹了口气:“真是的,这么大人了也不知道照顾自己,连给我打电话都不知道。”

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托里斯说这话时有一股迷之老妈子的气质。

“你们俩吃晚饭了吗?”托里斯问我。

“没有,雅格娜喝了点牛奶。”

“那个小混蛋哪里是喝了一点。”菲利克斯有气无力地嘟囔,“我刚才去厨房看过了,她把一大盒牛奶全喝完了。”

托里斯无奈地笑了笑,揉了揉他的头:“你还在生病呢,喝冷牛奶也不怕拉肚子。喊雅格娜起来吧,我去做些热汤。”

“我不要嘛!我想吃饺子。”菲利克斯赖在沙发上不肯动。

“今天太晚了,明天等你病好了再吃……”

我跑回卧室去喊雅金卡:“雅格娜,雅格娜!起来了,菲利和托里回家了。”

雅金卡睡眼蓬松地坐了起来,听见后半句吃了一惊:“啊?!现在几点了?”

“快十一点了。”

“我们的试卷还没给菲利签字!”雅金卡蹦了起来,急吼吼地就往外面冲。我赶紧把她拉住了,我低声说:“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个?”

“好消息?”

“菲利克斯今天发烧了,托里斯忙着照顾他,今天没时间检查你作业写没写。”

“坏消息?”

“他今天生病了,你的试卷只能找托里签字了。”

雅金卡的脸色瞬间精彩起来:“我能说我今天也发烧了吗?”

“你想把托里斯折腾死掉吗?”

“我觉得他看见我那成绩,没被折腾死也该心肌梗塞了。”

“你还知道,谁让你考那么低的分数的。”我唉声叹气,“分数给你改了,你就祈祷天主,祈祷他今晚忙着照顾菲利克斯,不会仔细看你的试卷吧。”

雅金卡吸了一下鼻子:“我先出去看一看。”

雅金卡踢搭着拖鞋,规规矩矩地跟在我后面走了出去。托里斯正在厨房里忙活红菜汤,菲利克斯抱着一个热水袋缩在沙发里无精打采。雅金卡鬼鬼祟祟地跑去厨房看了一眼,然后小跑到菲利克斯身边,挤着他坐下。

“你干嘛啊?”

“菲利,帮我俩签一下试卷呗~”雅金卡的脸上挂着讨好的笑容,“签一下名字就好!”

“难受,不想签,找托里斯去。”

“托里斯现在在做饭,不想麻烦他啦……”

“小鬼头今天在家是不是把牛奶全喝光了?喝了那么多,也不知道给我留一点。”菲利克斯骂骂咧咧地摊手,“试卷呢?”

雅金卡于是眉开眼笑地冲回房间去拿她考得一塌糊涂的试卷了。两张数学卷子,雅金卡83(改过的),我91,搁在一起来自视觉的冲击感十分之强烈。菲利克斯手一挥直接签了,接着端详着两个分数眉毛一挑:“雅金卡啊……”

“嗯?”雅金卡正庆幸自己蒙混过关,没注意到菲利克斯绝对不正常的语气。

“你这成绩怎么考的?”菲利克斯一脸嘲讽,他开炮似的劈头盖脸张口就训,“43,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你改过了?小混蛋,你看看你妹妹,你再看看你的试卷!你真的是我女儿?”

大概是太久没挨过他的骂,我和雅金卡都有点懵。

菲利克斯继续说:“为什么老子这么聪明,教出来的女儿这么笨?”

我偷偷瞅着雅金卡的神色,估摸着她很想接上一句“去你妈的,你以前有管过我学习?”。

菲利克斯像是被托里斯附身似的唠唠叨叨训了我们半天,总算觉得累了,往沙发一窝继续躺尸:“算了,下不为例。”

我和雅金卡立即如蒙大赦,立即抱着试卷一溜烟儿回了房间。雅金卡关好房门,把试卷塞到我手里,扑到床上抱着她的波兰抱枕开始抱怨:“他今天是不是发烧吃错药了?”

“嘿,你倒也给我留点地,我都被你挤的没地儿了。”

雅金卡捞过我的立陶宛抱枕扔给我,不情愿地往旁边摞出一点点的空当,于是我躺在了她身边,咕哝着:“真奇怪,这明明是我的床。”

“你的就是我的,咱俩的东西没必要分得那么清啦!”雅金卡蛮横地把她的腿缠在我的腰上,朝着我龇牙咧嘴,像只张牙舞爪的美貌小章鱼。我说:“你真是幼稚死啦!到底谁是姐姐啊?”

雅金卡吐了一下舌头,大摇大摆地说:“反正别人都以为你是姐姐。”

确实是这样的,虽然我年龄比雅金卡小几个月,但是长得比她高了半头,性格也没她活泼,结果所有人都以为我才是姐姐。甚至连菲利克斯都以为我是姐姐,直到托里斯拿出孤儿院的证明,他才恍然大悟:“雅格娜才是姐姐啊?!”

我跟雅金卡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八岁,还没有罗利纳提斯这个姓,整天孤零零呆在孤儿院的小花园里数院子里有多少枝花。雅金卡也八岁,跟着想要领养孩子的托里斯和菲利克斯过来孤儿院,一眼就看见了我。

于是她指着我说:“我就要那个女孩子!”托里斯和菲利克斯都惊呆了。他俩当时刚结婚,本来是想领养一个婴儿,不过雅金卡选中了我,他们也没反对。于是我莫名其妙地成了这对只比我大十多岁的同性夫夫的养女。

雅金卡也是他们的养女,但她是弃婴,菲利克斯十五岁时捡到她的,本来这年龄只能充当她哥,或许出于某种恶趣味,菲利克斯非让雅金卡喊他“父亲”,然后就真成了养父女。

她一向自诩是菲利克斯和托里斯的媒人,因为菲利克斯与托里斯认识时十九岁,雅金卡四岁,一次逛街,粗心大意的菲利克斯把她看丢了,雅金卡差点被恶人带走。当然最后没带走,机灵的雅金卡随便抱了一个路人的腿,大喊了一声“爸爸!”。结果一语成谶,那个叫托里斯的路人最后真成了她爸爸。

男孩子们下去打篮球赛的时候,教室就成了女孩子们的茶话会。雅金卡我们详尽展示了当时的场景。

“你不知道当时有多精彩哈哈哈哈哈!”雅金卡说到这事时拍桌狂笑,“啊我到现在都记得,托里斯当时把我抱起来,不知所措了半天对那个人说:‘可,可能她真的是我女儿吧?’,正巧菲利克斯那时候过来找我了,他特别生气地喊了一句:‘才不是,她是我女儿!’,就把我从托里斯怀里抢走了。”

“他居然没怕生?”我不可思议地问她。

“怕了呀,他喊完这句话发现好多人都在看他,差点当街哭出来。”雅金卡揭起短来毫不含糊,“要不是有我做挡箭牌,他就真哭了。最后反而搞得托里斯很不好意思,要把他送回家——老实说,要不是我,他俩指不定现在还不认识呢!”

她跳到地板上绘声绘色地模仿着当时手足无措的托里斯:“欸,真对不起小姐……啊不是这位女士……这孩子刚才抱着我的腿喊我‘爸爸’,把我吓了一跳!我的意思是,您的孩子真聪明,她知道有人想带走她才这样……好啦,您别生气了!我是真不知道您是她母亲!作为补偿,让我送您和您的孩子回家吧?”

雅金卡清清嗓子,又换上菲利克斯的声调:“……我才没生气呢,你刚才喊我什么?”

“……您难道不是这孩子的母亲?”

“是父亲啦,白痴!你眼睛怎么长的!”雅金卡躲着脚唉声叹气,已经沉浸到自己的表演当中去了。尤妮娅“哈哈哈”笑得直接趴在了桌子上,而维蕾娜和阿德莱德虽然紧绷着脸,但我还是能看出来她们在拼命忍着笑。

“托里斯后来告诉我说,他当时内心的第一反应是:‘天主啊,这家伙自己看起来还是个孩子,居然已经跟别人有了孩子了!’ ” 雅金卡说着撇了撇嘴,“不过呢,他最后还是跟着把我们送回了家。”

“说起来你们的两个父亲感情真的很好呀。”尤妮娅笑够了,趴在椅背上感叹,“我听我老哥说他们两个其实长得都挺秀气的,是不是?”

“菲利克斯确实是啦。”雅金卡表演累了,坐回椅子上翘起了二郎腿,“托里斯是穿衣显瘦的类型,我跟你说哦,他有肌肉,身材超——赞!”

“跟我堂哥一样?”尤妮娅两眼放光——她哥哥基尔伯特和她堂哥路德维希都是健身狂魔,受家庭影响她也是个十足的肌肉控。

“你堂哥那是纯种肌肉男,不受女孩子欢迎的。”雅金卡摆摆手,“托里斯才是那种超人气的身材呢!”

“切,你就继续吹吧。”尤妮娅回赠了一个卫生球给她,“我堂哥的魅力你是永远都领略不了的,一身肌肉多帅啊!”

我觉得她俩似乎又要打起来了,幸亏维蕾娜在一边咳了一嗓子,让尤妮娅去帮她接杯水,这才阻止了这一出班级惨案。维蕾娜和阿德莱德趁此期间顺利的转移了话题,阿德莱德说:“冬天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下雪。”

“应该快了吧?”我说,“听说最近有雨夹雪呢。”

“雨夹雪之后就是大雪了,那快了,海蒂,最近你得提醒莉莉加衣服啊。”维蕾娜说。

阿德莱德撇撇嘴:“喔!知道了。”

雅金卡说到这个话题简直欢呼雀跃:“再过一个多月就是圣诞节了,万岁!我又可以吃树枝蛋糕了!”

“维蕾。”阿德莱德转头问她的女伴,“今年圣诞你想好要什么礼物了吗?”嗯,要是我没看错,阿德莱德眼里的期盼都快溢出来了,她大概很想维蕾娜能有个令她满意的回答。

结果维蕾娜看了看她说:“希望圣诞老人能把我们学校那台旧钢琴换成新的。”

阿德莱德眼里的光熄灭了。她鼓起腮帮子,冷淡地接话:“嗯,我也挺希望他能把气枪俱乐部的那批气枪全部换成一批新的。”

她说完长长出了口气,站了起来:“我去趟洗手间。”

维蕾娜跟在她后面也起来:“等等我,我也去洗洗手。”

阿德莱德哼了一声,头也不回地走了。

老实说,作为好朋友,我和雅金卡都挺替她俩捉急的。那天放学之后我和雅金卡回家,雅金卡突然一蹦三尺高。

“你说她们两个人,怎么就这么……”雅金卡急得跟什么似的,憋了半天吐出来一个词,“怎么就这么傻呢?!”

“维蕾娜到底知不知道阿德莱德喜欢她?”

“肯定知道,你别看小小姐那幅样子,她情商可高了,心底跟明镜似的。”雅金卡笃定地跟我说,“她呀——绝对是装的!”



评论(3)
热度(94)

© 半绯江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