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绯江山

研究生备考中,无事勿扰




龙族骨科洁癖,婉拒其他任何bl向cp,bg吃路零/路绘+楚夏

aph波中心已退圈,天雷立白以及是某cp薛定谔的黑

省拟城拟,长三角主江苏中心,混邪杂食,不吃帝魔、苏杭和宁杭




关键词已屏,吃拆逆不介意。底线是拆逆抢梗、拉踩和ky,遇上了直接问候全家
会在lof定期整理梦境和平时的摸鱼小段子,其余有脑洞和坑也随机扔上来部分
头像@和度渡河

【aph/百合组】骑士与恶魔

百合组无差,史诗人名来源立陶宛神话。



——


我走到迷宫的最深处时,那只有火焰翅膀的恶魔等候在里面。令我惊讶的是,比起外面那些面目可憎的鬼怪,这只恶魔除了有一对燃烧着的火焰翅膀以外,其他都与人类别无二异。他看上去只是个神情冷漠的少年,安静地抱腿坐在岩石上啃着苹果。

见到我来了,他也不惊讶,指着离我最近的那块平坦的石板说:“坐。”

我没有坐。只是出于好奇,我问他:“你知道我是来杀你的冒险者吗?”

“你知道所有来这里的冒险者,没有一个人能够活着回去吗?”他反问。

“我知道。”

“那么为什么要来?”

“我是骑士。”我说,“这是我的职责所在。”

意外的,他没有生气,只是自言自语:“哦!你也是个骑士。”

他放下手中的苹果,将视线转移到我身上。恶魔用他翠绿色的眼镜打量着我,忽然间柔和下来的目光让我有点吃惊。“数百年之前,我认识的第一个人类也是骑士。”

“数百年之前?”

“我也记不清具体多长时间了。”他轻描淡写:“和我被困在这里的时间一样长。”

“骑士从不会与恶魔和睦相处。”我强调,“这是骑士的禁令。”

“所以他将我困在这里。”他点了点头,“小子,如果你不怕死的话,就把这件事当作故事听听吧。”

“那个时候,我是刚被天神驱逐到地面的堕天使。有座城市背弃了信仰,天神要我降下神火审判他们,因为我不愿降下神罚,因此触怒了天神。我又不愿与那些真正堕落的家伙为伍,这时候只能在地面游荡,等待着最后审判日的到来,回归天神身边,向他忏悔。”

“为什么要反抗天神的命令?”

他挑了挑嘴角,无所谓地笑了一声:“那个家伙是那座城市里唯一坚定信仰天神的人类,如果要他跟城市一起陪葬,那就太可怜了。”

“我不明白。”我说,“既然他对神灵的信仰坚定,又怎么可能甘心与你为伍。”

“所以他修建了这座迷宫。”

他仿佛陷入回忆之中,沉思着,很长时间没有说话。我对这位恶魔先生逐渐好奇起来,趁此期间认认真真地打量他:说实在的,他有一张秀气如女孩的脸,如果除却他的神情,那张脸确实配得上他曾经的天使身份。

在我从小得到的教育中,天使是高贵神圣的,可望不可及,亵渎天使者必将承受天谴。堕天使却一向声名狼藉,他们抛弃了高贵的出身,甘心与魔鬼沦为一伍。然而这个认知似乎并不适用眼前的这位。

“刚被驱逐到人界的时候,我再次遇见了他。他已经成了一个效忠国王的骑士,跟所有的骑士一样严肃古板。他在荒野遇上了我,没有认出我来,以为我大概是流浪儿,就把我带回了家。”

“这家伙是个很好欺负的老好人,当时的我是这么想的。因为刚刚被驱逐到人间,我并不懂人类复杂沉珂的常识,闹出过很多笑话。那家伙总是很为难,周围人都劝他不要再管我了,不过他说‘天神既然安排这孩子与我相遇,总不能拒绝神灵吧’,最后还是把我留了下来。”

“这段话有点耳熟。”我说,“在四百年前的吟游诗人口中流传下来的史诗中,英雄奥施塔罗斯曾对恶魔维尔尼阿斯说过,‘狄厄瓦斯命你我相遇,我将待你亲如兄弟,并肩而行’。”

他明显被我所说的这段故事吸引了兴趣,出声询问:“然后呢?”

“维尔尼阿斯并不接受奥斯塔罗斯的热情,他掳走了传说中奥施塔罗斯所爱慕的公主吉特涅。奥施塔罗斯向国王发誓将夺回他的姊妹,在众多维列斯(注:在立陶宛神话中意即幽灵)的指引下找到了维尔尼阿斯的藏身之所。”

“哈!然后呢?”

“奥施塔罗斯在森林里与维尔尼阿斯大战一场,森林的生机被毁得精光。应该是奥施塔罗斯获得了最后的胜利。”

“应该?”

“奥施塔罗斯最后解救出了吉特涅,此后维尔尼阿斯便不知所踪。”

“我想知道奥施塔罗斯的结局。”恶魔眯着眼说,“故事结束了吗?”

“史诗并没有下文,记载人物原型的古籍在四百年前的一场大火中被烧毁了。”

恶魔很是失望地点了点头,蔫着脑袋又啃起了手中的苹果。

我不知不觉对这位孩子气的恶魔先生产生了迷一样的好感,竟忍不住去劝慰他:“这只是一个故事,你不用为结局纠结。相比起来,你和那位骑士之后怎么样了?”

令我诧异地,恶魔摇了摇头:“接下来的事情不是你该听的。”

“为什么?”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恶魔突然暴怒起来,“你不是冒险者么,要么来杀了我,要么滚!”

喜怒无常的恶魔终于露出了原型,他燃烧着火焰的翅膀自背后舒展开,暴露了他身后成堆的白骨。我这才想起他是抛弃了信仰的堕天使,本身便是不可信任之人。迷宫中的空气被灼烧得炙热,火焰向我这边袭来,我不得不全力去抵挡。在慌乱中我报着必死的觉悟举起了长剑。

太巧合了,剑刚好刺进了他的胸膛,鲜血顺着剑身流淌下来。火焰渐渐熄灭,金发绿眸的恶魔收拢翅膀倒在地上,一切顺利得不可思议,几乎像是他自导自演的闹剧。

“好了,新的英雄先生,恭喜你。”恶魔喘息着咧开嘴笑了起来,“人界又该有新的史诗可以传颂了。快走吧,你杀了我,这座迷宫也要塌陷了。”

“你是故意的……”我不可置信地盯着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都说了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恶魔咳出一口血,“后来天神已经宽恕了我违令的罪过,但我又犯下了新的罪行,再也没法回到天界了。”

“……什么?”

“我爱上了人类,一个同性。”恶魔说,“无论在天界还是人界这都是不可饶恕的过错,所以我只能成为恶魔。”

“那个人是……”

我在一瞬间竟恍然想通了那个故事。被驱赶至人界的维尔尼阿斯爱上了奥施塔罗斯,奥施塔罗斯在国王的命令下建造了这座迷宫,将维尔尼阿斯囚禁在其中。

“好好替我保守这个秘密啊,小子。”恶魔像是得到了解救似的彻底放松下来,“让他继续在你们心中当英雄就好了。”

迷宫开始塌陷,天旋地转,成堆的石块砸落下来。我们被落下的一块岩石分隔开来,我来不及再想别的,对他喊:“史诗里奥施塔罗斯爱的是吉特涅,但历史上吉特涅的原型娜塔莎嫁给了她爱慕的表哥,奥施塔罗斯……成为了修道士,至死也没有娶妻生子!”

该死的,我居然一时间猛然忘了奥施塔罗斯历史原型的名字。

“谢谢你,小子。”我听见恶魔说,“十年之后如果你还能记得我,来这里为我树立一座墓碑吧。我的名字叫菲利克斯,菲利克斯·卢卡谢维奇。”

迷宫在他说完这句话以后彻底塌陷了。

当我失魂落魄走出迷宫时,才想起我忘了告诉他自己的名字。

我叫托里斯·罗利纳提斯。

评论(5)
热度(48)

© 半绯江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