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绯江山

研究生备考中,无事勿扰




龙族骨科洁癖,婉拒其他任何bl向cp,bg吃路零/路绘+楚夏

aph波中心已退圈,天雷立白以及是某cp薛定谔的黑

省拟城拟,长三角主江苏中心,混邪杂食,不吃帝魔、苏杭和宁杭




关键词已屏,吃拆逆不介意。底线是拆逆抢梗、拉踩和ky,遇上了直接问候全家
会在lof定期整理梦境和平时的摸鱼小段子,其余有脑洞和坑也随机扔上来部分
头像@和度渡河

公主和女巫2【百合组无差】

11

隔了一周,达莉雅再骑着她的小扫把来王宫找雅金卡玩的时候,惊奇地发现对方依旧被关在高塔里,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在写检讨。

达莉雅:“……”她飞到窗户边,敲了敲窗户:“你又惹你哥哥生气啦?”

雅金卡被吓了一跳,抬头一看是上周认识的那个小女巫,于是抽抽搭搭地开始哭诉:“才不是!是菲利克斯太不讲道理了呜呜呜……我不小心撞破他和托里斯在调情,然后他罚我多写一遍检讨!”

达莉雅一脸茫然:“虽说我很同情你……但是调情是什么?”

这个实在是不能怪达莉雅的。虽说她比雅金卡还大上四岁,但毕竟从小生长在女巫村,出门次数屈指可数,长这么大连自己老爹都没见过,过的这么凄惨说出来都没人信她是女巫。

拜菲利克斯所赐,雅金卡在这方面早熟得很,现在被达莉雅这句话给堵得哑口无言:“嗯就是……就是交流感情的意思!”

“那你算在跟我调情吗?”

“……别瞎用啊你个笨蛋!”

12

达莉雅到最后都没搞懂自己哪里说错了,但雅金卡一口咬定自己对她耍了流氓,作为补偿,她只好用自己的小扫帚载着雅金卡晃晃悠悠从高塔出逃了。

小扫帚是个人专用,扫帚杆很短,所幸两人都是小孩子勉强挤得下来。害怕雅金卡头一次坐扫帚会晕空一头栽倒,达莉雅让她坐在前面,自己用胳膊圈着她。

雅金卡坐在达莉雅怀里哼哼唧唧:“你这扫帚质量不错啊。”

达莉雅说起这个有点骄傲:“当然!这扫帚我已经骑了快十年了!”

“……你骑了多少年?”

“快十年了。”

“这快过保质期了吧?!”

“你放心好了,不会断的。”达莉雅对伴随自己长大的小扫帚有十二分的信心,“这可是我家的祖传扫帚,我从五岁就开始骑它了!”

“你这么一说更不放心了好吗!”

13

雅金卡:“放开我!我要下去!”

达莉雅:“下面是湖哎,你想跳下去淹死吗?”

雅金卡:“……托里斯!!!托里斯救我呜呜呜!!!菲利克斯我再也不逃检讨了!!!救命啊呜哇!!!”

达莉雅:“别乱动!再这样下去我真的控制不住方向了!”

只听清脆的“咔嚓”一声,扫帚杆开裂了。

14

两个女孩子“啊啊啊”尖叫了半天,成功摔在湖岸上。湖岸杨柳依依,青草如茵,雅金卡摔了一个狗啃泥,趴在地上有气无力:“达莉雅我恨你……”

达莉雅跳起来,小心翼翼地检查了一遍自己的小扫帚:“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个?”

“坏消息。”

“我扫帚坏了。”

“……好消息呢?”

达莉雅打量了一下周围:“这里我挺眼熟,要是没记错离我家不算很远。”

雅金卡立即蹦了起来:“那还说什么,你还不赶紧带路!”

她随后便看见达莉雅抬手指了指远处的山脉,心中猛然有种不详的预感。

达莉雅:“翻过那个山头就到了。”

15

雅金卡即便言行举止再不像一名公主,她也是公主,从小养尊处优,从没一口气走过这么长的路——还是穿越森林,地面到处都是树根枯枝和尖锐的石头。好在雅金卡临走前机智地换下了繁复的宫廷裙裾,改穿了从菲利克斯那里摸来的他小时候穿过的童装,行动才好歹方便了一些。

达莉雅健步如飞,她跟在后面简直快哭了。终于好不容易走到山脚,她往粗大的树根上毫无公主形象的一坐:“不走了!好累!”

达莉雅:“都到山脚了,再翻过山就到了,加把劲啊!”

雅金卡:“我不嘛!累死了,让我歇一会儿。”

达莉雅:“天黑了,恶魔就要出来了。”

雅金卡:“你不是女巫吗?”

达莉雅:“……好吧,你看看身后。”

雅金卡回头往上一看,粗壮的树干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张可怖的老人脸,对雅金卡令人胆寒的一笑。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达莉雅临走前悄悄对树精鞠了一躬。

16

打开门的那一刹那,罗利纳提斯夫人惊呆了。

她眼见着她女儿领着一个浑身沾满泥巴的短发野小子进了屋。

野小子头上还横七竖八地带着一个小王冠。

罗利纳提斯夫人耐着性子看自己女儿把野小子拉进屋喂了水,让他趴桌子上缓气,终于忍不住把自家女儿拉到一边问话:“好女儿,你从哪里拐来的小王子?”

达莉雅:“母亲,虽然她是短发,但她真的是公主。”

罗利纳提斯夫人:“所以你真的拐了一个公主回家?”

达莉雅:“母亲,她真的不是我拐回来的,是她自愿跟着我回来的。”

罗利纳提斯夫人:“真是个小笨蛋!你是女孩子,要拐也该拐小王子才对啊!”

达莉雅瞅了瞅客厅里喝了水正趴在桌子上累得半死不活七魂出窍的雅金卡,并不明白自己哪里又出错了。

17

对女儿的不开窍恨铁不成钢的罗利纳提斯夫人:“她是公主啊,你怎么跟她结婚呢?”

达莉雅:“母亲,我没打算跟她结婚。”

罗利纳提斯夫人:“好吧,退一万步讲,她是公主,你怎么跟她生孩子呢?”

达莉雅并不明白这其中有什么因果关系:“母亲,我没打算跟她生孩子。”

罗利纳提斯夫人:“那你拐她回来干什么?!”

达莉雅要疯了:“母亲,我说过了,她不是我拐来的。而且您当初不也是把父亲当成女孩子拐回来的吗?您不是说为了报复人类,我们女巫才掳公主回来养的吗?”

罗利纳提斯夫人:“……”

18

罗利纳提斯夫人:“那不一样!”

达莉雅:“哪里不一样了?”

罗利纳提斯夫人严肃地:“我们女巫有条自古流传下来的规定,掳回来养的公主不能超过三岁,最好是刚出生的婴儿,否则一旦能记事了就没法隐藏了,迟早得被骑士救回去。”

达莉雅觉得很有道理又感觉哪里似乎不对。

罗利纳提斯夫人:“至于你父亲,那是因为我当时正在参加村里的成巫试炼,把他当公主拐回来了。”

达莉雅:“……???”

罗利纳提斯夫人:“……就是你四年之后要参加的那场试炼,你得拐个公主,然后等着人类的骑士来救,跟骑士再打。打赢的次数越多说明你越厉害,评级就越高。”

“这是哪门子的试炼啊?根本就是找揍吧?”达莉雅后知后觉发现了所谓成巫试炼背后的抖m本性,只是她在某方面的知识面不够宽广,一时半会儿并不能精准概括。

罗利纳提斯夫人得意地说:“总之关键是要跟人类最强的骑士对打,顺便说一句,你老妈我可是女巫史上成巫试炼Lv99的第一人。”

“你跟骑士打了99次?”

“并不是,我打赢了99个骑士。”

“99位骑士来救父亲?”达莉雅莫名觉得很感动,这一幕一定很燃很热血吧……

“并不是,他们只是在国王的授意下组队来嘲笑你爹的。”

“……???”

19

“你爹是骑士团长,当时玩骰子输了,被国王罚穿了一天女装。正好我那天去拐人,把他认成了公主。”罗利纳提斯夫人陷入回忆,“真别说,你爹穿女装还挺好看的,特别萌。”

“……这国王也太不正经了。等等这位是不是当今圣上。”

“不知道啊,不过外界并没有关于王位更迭的传言,应该是吧。”

达莉雅又瞅了瞅客厅里已经恢复精神正在上蹿下跳的雅金卡,心想如果是雅金卡的父亲那确实能解释通了,性格这玩意儿果然是家族遗传古人诚不欺我也:“那打败你的第一百个骑士是谁?”

“你居然猜不到?”罗利纳提斯夫人惊讶地问。

“……谁?”

“你爹啊,顺便其实99个骑士并不全是我的功绩,第33个骑士在嘲笑完你爹之后良心发现给他解开了绳子,随后他跟我一起暴打了后边66个骑士。”

达莉雅觉得问出这个问题的自己十分白痴。

20

达莉雅纠结很久,终于问出那个从小深埋于心的问题:“为什么我没见过父亲?”

罗利纳提斯夫人:“他有职务在身,是一定要回骑士团的。”

达莉雅:“那为什么他不回女巫村看我们?”

罗利纳提斯夫人:“女巫村的结界就是用来拦人类的你忘了?女巫天生和人类相处不来。”

达莉雅瞄了瞄正在嘿嘿傻笑的雅金卡,觉得很有道理又隐约感觉哪里不对。

罗利纳提斯夫人惆怅叹息:“其实另一个原因是女巫村只能住女巫,男人是不肯长留的,不然我怎么可能不想把你哥哥留在身边……”

达莉雅……达莉雅震惊了!“我还有一个哥哥?!”

罗利纳提斯夫人:“你这么吃惊干嘛?女巫村的所有小男孩生下来养到五岁就得送去隔壁男巫村,你头一天知道?”

达莉雅:“我不知道我还有一个哥哥!”

罗利纳提斯夫人:“你哥哥在你刚生下来的时候就被你爹带去王都了,反正不会再见,我也就没跟你说。”

达莉雅:“可是我刚从王都回来啊!他们不能来女巫村但是我可以去找他们啊!”

罗利纳提斯夫人:“……好像也是哦。”

罗利纳提斯夫人:“要不你记一下,看看下次去王都能不能找到,你哥叫托里斯。”

达莉雅隐约觉得这个名字非常耳熟,她还没仔细思考,客厅里正在捧着茶杯正往肚子里灌的雅金卡一口水喷了出来。

 

评论(1)
热度(23)

© 半绯江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