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绯江山

龙族骨科洁癖,婉拒其他任何bl向cp,bg可以吃路零/路绘+楚夏

aph波中心已退圈,天雷立白以及是某cp薛定谔的黑

省拟城拟,长三角中心,混邪杂食,帝魔 ×




关键词已屏,吃拆逆不介意。底线是拆逆抢梗、拉踩和ky,遇上了直接问候全家
会在lof定期整理梦境和平时的摸鱼小段子,其余有脑洞和坑也随机扔上来部分
头像@和度渡河

【龙族/泽非】命运游戏03

接下来还有两章,就是……嘿嘿嘿……

————
夜幕苍青,血染红百里大地。

路明非趴在山崖边上,头顶着一堆草,借着月色往下看去,峡谷浸染在一片漆黑之中。四周鸟鸣悠然,甚至一只鸟落在他头上觅食……被路明非没好气地一巴掌拍走了。

他将野果肉勉强咽下去,继续盯着山谷,满心郁闷。已经半个月没有粮草供应,路鸣泽到底在搞什么鬼?

军中断粮已经三天,与舒城断绝消息也已经半月,全军靠挖野菜与搜罗附近村庄为生,他的心情怎么也好不到哪里去。好在五日前楚军忽然撤兵,是这些天唯一的好消息,想必是吴军捣了他们的老巢,路明非总算能喘几口气了。

草丛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声,小兵探出头来报信:“将军,楚军在前面。”

路明非扯下头上的草环,叼着野果坐了起来,顺手将手边余下的果子递给小兵:“通知他们准备准备。”

小兵惊喜不已:“谢将军!”

路明非面上笑呵呵地淡定点头,心里却想你不必谢我,果子赏给你纯粹是太难吃了,又酸又涩……不过小兵显然不在意口味问题,三两口就把野果给吃了。军中断粮三日,所有人都紧着路明非的口粮,这些人要比他饿多了。

小兵说:“大家都已经准备好了,但凭将军吩咐!”

路明非说:“记得把回头路给堵死,不要让他们逃走。”

楚军多,舒军少,这样的条件在战争中不利于舒军,但如果是逃跑撤退,就是相反的情形了。庞大的楚军累赘太多,跑不过短小精悍的舒军,路明非算准了这一点,决定乘胜出击,痛打落水狗。

擒贼先擒王,路明非把目标放在楚军的大将身上。楚国的将军是个狂妄自大的人,路明非前些日子有意伪装出“舒军支撑不住战势已颓”的假象,想必此人早已深信不疑。几万舒军潜伏在山谷附近,静悄悄等候着楚军步入他们的陷阱之中。

前些日还气势赳赳的楚军,今日如败家之犬,小心翼翼摸索着前进。自楚军撤退那一日起,路明非就把舒军分成若干小队,持续不断地给楚军下绊子。这种方法显然颇为有效,楚军上下疲惫不堪,连速度都慢了不少——路明非原本以为他们白日就能经过山谷,然而楚军一直拖到深夜才姗姗来迟。

不过没关系!至少楚军还是落到了他们的陷阱里!路明非摩拳擦掌。

火光渐渐出现在他的视野里,看来楚军确实大意了,连夜赶路居然敢大摇大摆暴露自己的行踪。倒也省了路明非不少力,路明非有些惊喜。

他深吸一口气,等火光聚集山谷中间时,突然起身站了起来,拨箭向火光聚集处射去!

尖锐的鸣声划破寂静的山谷,紧接着山谷中万箭齐发!

这招是他过去跟老唐学的,在箭杆上钻几个孔,射箭时箭就成了简易的哨子,古称“鸣镝”。老唐是古兵器迷,钻研遍大小史书,这玩意儿纯粹是他搞出来讨康斯坦丁开心的,被一边的路明非暗戳戳给偷了师。

路明非不敢倦怠,一直将自己的箭囊射空了,才一屁股坐在地上喘气。

谷中顷刻间成为厮杀的血海,在弓箭手之后,就是埋伏在谷里的兵士们展示身手的时候,他们从战壕里跳出来,齐齐向楚军扑去。惨叫伴随着兵戈声充斥着整个山谷,路明非有些受不了的捂起了耳朵。

不知谁先喊道:“楚将已死!”那个人踉踉跄跄爬到路边的巨石上,举起手中的头颅:“楚将已死!降者不杀!”

“楚将已死!降者不杀!”声音一波一波从四面八方传来。

这也是路明非的主意,头颅是随便割的,楚国的将军到底死没死不知道,反正在他这里必须已经死了,混战时谁声音大才是正道。楚军大眼瞪小眼,果然不少人犹疑了,放下了武器,被扑上去的舒军给捆了一个结实。

这场厮杀结束时天边也现出了第一道霞光。路明非巡视战果,楚国将军的尸体在尸堆里被翻到了,楚人垂头丧气,不敢置信。楚军的粮草也被尽数截获,数量可观。楚军折了半数,对比舒军伤亡者寥寥,路明非满意得不能再满意。

他拍拍手:“走走走,我们大饮三日!”

舒军爆发出惊天动地的欢呼声。

舒军的营地驻扎在霍山之东毗水附近,路明非一回到营地,就急忙四处寻找有没有舒城的来使。但营地依然是静悄悄的,只有留下看守的百夫长来迎。

“这些天还是没有消息吗?”路明非有些失望。已经第十八天了,路鸣泽没有召回,意味他们需要继续守下去,直到粮草再次短缺。

“没有。”百夫长犹豫了一下,“不过昨日霍山山脚的村子来了一名商人,将军若是想打听消息,兴许还能追得上他。”

“哦!”这算是好消息了,路明非精神一振,“那还说什么?快去请!”
/
商人被绑来了,带来了一个不算好的消息:路鸣泽派使者去了越国。

在听到消息的那一刻,路明非懵了:“你搞错了吧?”

商人哭丧着脸向路明非叩头:“小民哪里敢撒谎啊!将军刚刚出舒城,越国已经有使者悄悄来了!大王现在斩除异己,血都快把舒城的道路给染红了!”

越国是吴国的死敌,吴越敌对世人皆知,而吴国不是与舒国结盟攻打楚国么?现在路鸣泽又搞什么名堂?

难道他是希望越国在背后咬吴国一口?坐山观虎斗?

路明非莫名有些不安,腾地站了起来往外走:“我们回去!”

这下不仅是商人大惊,连部下也大惊失色,纷纷扑过去拉住他:“将军三思!”

“公子千万不要回去!”商人急得快哭了,“舒王其心难测,公子回去岂不是自投罗网?”

他说的不无道理,路明非站住了。他紧紧盯着自己腰间的佩剑,脸色煞白。豪曹剑,这是路鸣泽临行赠与他的,见此剑如见舒王,他还记得路鸣泽半开玩笑说要他回来后再还给他。

他真的该相信路鸣泽么?一个在民间残暴不仁、身名狼籍的年轻舒王?

可他不仅是王,也是个孩子……一个小猫般的孩子,在冬日里悄悄依偎在你的身边,用温暖的身体蹭着你的足踝。

……真奇怪,他明明和路鸣泽相处不过数日,这些印象是怎么来的?仿佛来自灵魂深处的感叹,脱口而出,根本无须思考。

“我们……回去。”路明非艰难地说。他突然笑了,狠狠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他奶奶的,都快忘了这是个游戏了,要挂就挂吧!谁管他妈的这么多啊!”

被坑了就被坑了吧!反正就是个通关失败率全球高达90%的死亡游戏,死了就是死了,大不了再开一局!

他转身大吼:“传令下去,全军立即出发!我们回舒城!”

评论(3)
热度(35)

© 半绯江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