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绯江山

研究生备考中,无事勿扰




龙族骨科洁癖,婉拒其他任何bl向cp,bg吃路零/路绘+楚夏

aph波中心已退圈,天雷立白以及是某cp薛定谔的黑

省拟城拟,长三角主江苏中心,混邪杂食,不吃帝魔、苏杭和宁杭




关键词已屏,吃拆逆不介意。底线是拆逆抢梗、拉踩和ky,遇上了直接问候全家
会在lof定期整理梦境和平时的摸鱼小段子,其余有脑洞和坑也随机扔上来部分
头像@和度渡河

【城拟/沪宁沪gl】民国片段缘填

最近卡文了,把手里快发霉的旧坑拿出来晒一晒
百合
百合
百合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临近正月,腊梅花香正浓。南京清晨梳妆时心头无端一动,紧接着小门房叩门来报:“宁小姐,楼下有位姑娘来找你。”南京立即推开窗朝下看去,果然,女子一身素雅旗袍,罩着大衣,正站在公寓楼下。昨天夜里恰逢小雪,就连秦淮河也落了颜色,南京城少了几分风光旖旎,安安静静肃穆又清冷地立在北风之中。朝阳初上,微微的晨光里,女子抬头看她,身影上笼着一层浅金流动。

  花香随着冷冽的风灌进屋中,南京欣喜地喊了一声:“等一下”,来不及收拾打扮,握着一手的发跑过去,门房正将她引至门前。这一年是很好的一年,她与上海一为政,一为商,事业蒸蒸日上;也是极忙碌的一年,除开公事,两人都没怎么见面。这两天终于轻松了些,可喘上几口气,南京正盘算着过几日去上海一趟呢,上海倒先来了,免了她的行程。

  接过上海的大衣挂在衣帽架上,又去把手炉端过来,南京指了指沙发:“怎么不坐?你来也不同我说一声,把我吓了好一跳。”

  上海换了鞋,接过手炉,却不坐,打呵欠跺着脚摇头:“你平时事多,这不是怕打扰你么?你要是忙,我自己在这随便转转,也就回去了。真没想到夜里居然会落雪,好冷!”

  “快新春了,没什么事可忙的。”南京含笑摸了摸上海的脸,冰凉刺激得连带她也打了一个哆嗦,她责怪道,“这么冷的天,也不知道多加点衣服,能不冻坏你?”她又折回门口去,吩咐等候的小门房,要他烧些热茶送来。

  “哎呀呀呀,下次注意。”上海点头,笑了起来。虽说如今上海城已经成为了“东方巴黎”,但私底下,在养大她的那几个江浙城市身边,上海总还保留着些许的娇憨。

  南京捧着她的脸,心想,真是张青春的脸啊。她也笑了起来:“去坐着吧。”

评论(2)
热度(14)

© 半绯江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