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绯江山

研究生备考中,无事勿扰




龙族骨科洁癖,婉拒其他任何bl向cp,bg吃路零/路绘+楚夏

aph波中心已退圈,天雷立白以及是某cp薛定谔的黑

省拟城拟,长三角主江苏中心,混邪杂食,不吃帝魔、苏杭和宁杭




关键词已屏,吃拆逆不介意。底线是拆逆抢梗、拉踩和ky,遇上了直接问候全家
会在lof定期整理梦境和平时的摸鱼小段子,其余有脑洞和坑也随机扔上来部分
头像@和度渡河

【原创国拟/波普波】

长枪那一篇的后续。



“现在只有一个死人和一个疯子在这里。”波兰在墓碑前半蹲着,漠然地望着上面灰色刀削般的文字,“死人埋在地下,疯子在看他的墓碑。”
“波兰。”匈牙利轻轻叹息。
“他们不允许在普鲁士的坟墓上竖十字架。太可笑了,我是想让他死,但我从没想过让他的坟墓缺少十字架。”波兰说,“我将他领到骑士团前时从没想过是这种结局。”
“我还记得你们是兄弟的时候,那时候……”
“哈,兄弟!”波兰咬牙切齿地打断他,“他与德意志才是兄弟,他的兄弟是日耳曼的那些人——不是我。他从没承认过我是他的兄长。”
他说着,又凄哀起来:“你不说,我都忘了我们曾经是兄弟了。”
那一瞬间匈牙利几乎以为他在哭,他很想安慰自己的好朋友几句,然而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有烟吗?”波兰问,他扶着墓碑缓缓地站了起来。匈牙利从身上摸出烟盒,抽了一根递给他,又抽了一根叼在自己嘴里。

评论
热度(9)

© 半绯江山 | Powered by LOFTER